Lindsay23333

show me the heaven you used to see

【250粉贺第五弹】她来自天堂

她来自天堂

双飞组,ooc,天使与阿努比斯。小短文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

深夜,法拉站在一户人家中,看着绝望的夫妻俩将自己高烧病危的孩子身上放上冰袋,母亲流着泪用酒精擦拭着她的手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法拉没有表情的站立在床边,小孩拉着她的衣角看着床上已经没有生息的自己。
“我死了吗”她抬头问法拉。
“是的,我是来接引你的引路人”法拉握住孩子的手。
“我会上天堂吗”
“你会去往一个没有痛苦的好地方”法拉停顿了一下才说。
“那我会有翅膀吗?妈妈说人死后会长出翅膀飞向天堂”
“对不起,但我可以给你变一个或者做一个翅膀”
“那还是不用了”孩子摇头。
“如果是假的,不能飞行的话也没什么意义了”她最后看了一眼痛哭的父母眼神平静的看向身边的阿努比斯。
“我们走吧”
法拉带着孩子的灵魂走向了只有亡者才能去的那个地方。

冥域中,法拉托腮坐在台阶上想着孩子的话,她的心中有点不舒服。
“翅膀啊”
那是孩子最后的愿望。
“就连这个我也没法满足她”法拉看着眼前破碎的石阶。
“既然有天使的话为什么还需要死神呢?”

法拉作为阿努比斯已经不知道在这世界上生存了多少年,她与所有神明一样依存于人类的信仰,她是死神,将一个个灵魂引向他们应该去往的地方,这是她的工作,她也从未对这份工作产生过任何怀疑,直到一种梦幻般的生物出现在了天空之上,法拉才觉得死神是不是太过残忍。

那种梦幻般的生物叫做天使,据说是上帝的使者。她们圣洁又美丽,永远穿着洁白的轻纱,与阿努比斯的一身黑衣完全不同。她们象征着和平,所到之处都是人们的赞颂,人们甚至为了让她们接引自己去天堂改变自己的行为,这些都是阿努比斯做不到的。

这是信仰的转变,法拉很清楚,也许总有一天她这个阿努比斯就要下岗,世界上的死神尽数被天使所取代,法拉没有什么怨言,在下岗之前她想要好好完成自己的每一份工作,但无论如何装作不在意,天使却有一点让她非常羡慕,那就是她们洁白的羽翼,他们是那么的轻盈柔软,相比之下阿努比斯就阴暗又恐怖。
她没有翅膀,这无法改变,可她实在不想继续在亡者的眼中看见失望了。
所以法拉也想要一对翅膀。

法拉从没有接触过天使这种生物,她们总是高高在上,但用温柔的态度对待手中的每一个灵魂。
他们生活的是那么高以至于他们并不知道冥域阿努比斯的存在,两种信仰不能相互碰触,天使看不见阿努比斯,阿努比斯也理应看不到天使。
可她就是看得见,法拉觉得也许这是自己的机缘。

休息够了,法拉从石阶上站起来拿好自己的权杖,头顶胡狼的耳朵微动听着空中铃铛的声响,那是灵魂集结的音乐,今天接收的所有灵魂都要归去了,法拉仰头望天,一片混沌不见一丝光明,这让她不禁想知道天堂的样子是否也与冥域一样漆黑。
“如果有机会我好想去看一看”法拉看着空中。
可她没有翅膀,注定只能生活在地上。

完成一天的工作,阿努比斯卸下了重担,她准备从人间回到冥域好好休息,这时一抹纯白进入了她的视线。
那是一个天使,金黄色的头发,碧蓝色的双眼,皮肤白皙的泛着光亮。
“天使真是多彩”法拉看了看自己的黑发和深色皮肤。
“不愧是最接近光的生物”

天使似乎要将死去的人接往天堂,法拉的好奇心一时间战胜了疲倦,她悄悄的跟在天使身后进入了亡者的家中。

“世界真是明亮”法拉想。
在天使进入家中的一刻,所有黑暗都被驱散了,只剩下乳白色的光晕在空中,像是天使头顶的光环。
“你的时间到了”天使的声音也十分甜美,不似阿努比斯的低沉。
“和我一起去天堂吧”
说着死者的灵魂从躯体中走出,洁白的翅膀在身后展开,他与天使一起张开双翼往那个洁白,和平,没有痛苦的天堂飞去。
“真美啊”站在一边的法拉忍不住伸出手去碰触天使的翅膀。
温暖,柔软,轻盈
手心中被羽毛搔的有些痒。

天使猛的将翅膀收起,她警惕的看了看四周但一无所获。
困惑的看了看翅膀被碰触的地方,天使摇了摇头将奇怪的感觉放在一边带领亡者向天堂飞去。
屋子中又恢复了之前的阴暗,法拉还在回味手中翅膀的触感。
“她们真是梦幻般的生物”
她再次感叹。

法拉以为那是她一生最后一次接触天使,但是她错了。

那天她带着灵魂归往冥域,路过一片黑暗凝结而成的沼泽时一抹纯白吸引了她的目光。
沼泽中伸出无数的触须扯住纯白的翅膀将她扯向沼泽深处。
无助的天使扑腾着翅膀却不能飞翔,转过头的一瞬间,法拉看见了她的脸,金发,蓝眼,美丽又和平,这是她上次看到的那个天使。
“不能让这么美丽的生物消失”
念头一动,法拉飞身过去抱住天使纤细的腰肢将她从泥潭中扯了出来,黑暗的力量臣服于阿努比斯,正片沼泽归于平静,不见一点波澜。
“要是我晚一步你就要被吞噬了”法拉舒了口气,她不觉得天使能听到她说话。
“你救了我?我为什么看不到你?”天使转向法拉的方向,但蓝色的瞳孔中没有映出任何人的影子。
“你听得到我说话?”这回是法拉惊讶了。
“你是谁,谢谢你救了我”
“我叫法拉,是阿努比斯”
“阿努比斯都没有形体吗?”
“不是的,我们有形体,但因为天使太过纯洁,你们的眼中看不到任何由黑暗凝聚的生物,所以你自然也看不到我”
“你是黑暗,却救了我?”
“生于黑暗不代表心灵也是漆黑的”法拉微笑,可惜没人看得到。
“那你有一颗温柔的心”
“我叫安吉拉,谢谢你把我救了出来,如果我能看到你就好了”
“其实看不看得到也无所谓,因为天空与地面注定没有交集”
“神有的时候真是无情”
“神这么做自由他的深意,比如神让我看到了你,神让你听见我的声音”
“我们一定会见面的”安吉拉说的坚定。
“我不相信天空与地面没有任何联系,总有一天我会用这双眼睛看到你”
“我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法拉悄然离开,安吉拉依旧在原地站立,只是她的问题不再有任何人回应。
“天空与地面本来就不应该接触太多,是我私心太重了”法拉低头。
“但安吉拉真是美丽的生物,我怎么忍心让那么和平美好的事物消失在我的身前呢?”
“希望我们还能相见吧”

一语成谶,法拉在一次接引灵魂的过程中又见到了安吉拉,她趴在窗口,脸上带着柔和的微笑。
“你怎么找到我的?”任务完成之后,她向依旧等在窗口的安吉拉搭话。
“法拉你真是温柔”安吉拉答非所问
“总是与我接触并不太好,天使不适合接触黑暗力量”
“可是法拉你很好,我很喜欢”
“从那天离开之后我就一直想再见你一面,可又不知道怎么见到你,然后今天我经过这个窗口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你的声音,我就顺着声音过来等在了窗口”
“真是个需要好运的笨方法”
“天使的运气总是很好”安吉拉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
“其实我也很喜欢天使,因为太喜欢了所以那天忍不住碰了你的翅膀,要是让你为难了我很抱歉”
“原来是你,碰触翅膀可是求婚的意思”安吉拉瞪大了眼睛。
“啊!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办,我......我......我会负责的!”法拉整个人都僵住了,引来了安吉拉的大笑。
“骗你的,天使是不许成婚的”
“吓死我了”法拉长舒一口气,但是心中竟然有些失落。
“但是你说了要对我负责”
“如果是你求婚的话我很乐意接受。”
“天使不是不允许结婚的吗?”
“我们也会喜欢上别人,总有各种办法的”
“如果能见到你该多好啊,我甚至不知道你的模样”安吉拉把手伸向了法拉的脸,只碰触到一片冰凉。
“黑暗力量很冷吧”
“但你的心很温暖,这就足够了”

之后两人开始频繁的见面,她们执行完任务之后就坐在一片小区的草坪上一起看着星空。
“如果能看见你就好了”安吉拉不知多少次说出这句话。
“不知道自己喜欢的人的长相总是很遗憾。”
“你喜欢我?为什么,我可是阿努比斯!”法拉很是惊讶。
“这和阿努比斯没有关系,我喜欢的是你温柔的灵魂”安吉拉靠在了法拉身上。
“不要拒绝我”她闭上眼将脸贴近,法拉静静的看着,俯下身去,两人的唇瓣碰在一起,安吉拉吻到了一片冰冷。
“我果然还是想看到你”
“能听见你的声音已经是神的恩赐了,我知道自己不应该奢求更多,可我就是忍不住”
“就像人类一样,得到之后就想拥有更多,我作为天使是不是过于贪婪?”
“不,这都是人之常情”
法拉看着安吉拉忧伤的表情,将她搂进了怀中。
“我真羡慕你能看到我”
“我更羡慕你那么温暖,能够飞翔”
“看来我们都半斤八两”
法拉没有再说话。




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法拉都没有见到安吉拉,她继续着她百年如一日的工作,但心中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曾经得到过,失去之后就会很落寞。
“她本来就不属于我”
法拉叹息,集中注意力将安吉拉的身影从脑海中排除出去。

回到冥府,冥王奥西里斯忽然对她说她有了一个新任务,一个新人加入了冥府,暂时还没有身份,但训练之后肯定是要作为死神活动的,所以奥西里斯将她交给了这里资历最老的阿努比斯来负责。千百年都没有出现过新人,法拉对这个到来的新成员很是好奇。
“以后就请你多指教了”
黑红色的身影从奥西里斯身后走出,法拉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安吉拉!”
“是我”
安吉拉微笑。

没有了天使纯洁的样子,金黄色的头发变得纯黑,湛蓝的双眼也变得血红,身后的白色羽翼也变成了漆黑的样子,但她不后悔,这幅姿态终于能看清法拉的模样。
“你这是怎么了?”将安吉拉带出了冥府法拉忍不住问。
“我堕天了”
“不要自责,这与你无关,但我现在很满足,因为我终于看到你了”恶魔递上了她鲜艳的红唇,双手不老实的摸上法拉的胸膛和她的耳朵,法拉轻笑,俯身贴近,加深了吻。
“我也很满足,我对你来说终于不再冰冷了”

后来两人一起接引人的灵魂好一段时间,期间她又遇到了那个如出一辙的问题。
“我会有翅膀吗”
“抱歉,我们并不会有翅膀”
“可那个姐姐为什么有翅膀”
法拉看了安吉拉一眼,微笑。
“因为她来自天堂”

评论(8)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