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23333

show me the heaven you used to see

与神齐名的罪人

与神齐名的罪人

脑叶公司au ooc 安吉拉主场,双飞组 之前的后续

自从aleph的天启鸟加入了公司之后异想体出逃的事件似乎少了很多,毕竟实力强大的天启鸟并不是好惹的。
法拉日常在每个收容间附近巡逻看着员工进进出出,她现在的工作是将出逃的异想体带回房间,或者收拾死去的员工尸体。
天启鸟已经不再是怪异的样子,她恢复了还作为人时的英气,荷鲁斯之眼的纹身在右眼下为她的脸勾勒出一丝神秘的妩媚。现在的天启鸟是帅气的典狱长,不是扭曲的怪异,据说这都是安吉拉的功劳。
“安吉拉,你对我做了什么?”在天启化之后法拉被安吉拉握住手,白色的光芒笼罩了全身。
巨大的翅膀开始剥落,金黄色的眼睛逐渐闭合,那两只极其锋利的巨爪也在柔和白光的笼罩下渐渐消失,天启鸟的能力被尽数封印在了身体中。
“感觉怎么样?”安吉拉问
“我不明白”法拉看着变回人类的自己。
“安吉拉不愿意和我一起终结世间的罪恶吗?为什么要封印我的力量?”
“我需要的不是暴名正义,我只需要一个人帮我管理这些麻烦的东西,而且你必须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既然安吉拉这么说了”法拉单膝下跪。
“那我愿意在你身边,你的愿望我会尽数实现”
“那就先把这些全都收拾了然后把那些出逃的异想体关回去”
“好的,安吉拉”

那之后法拉就再也没提过正义,她为灵魂纯白的安吉拉工作,安吉拉的命令即是正义。

“法拉,你知道最初的天启鸟的故事吗?”有一天安吉拉问。
“我不知道”法拉一边倒茶一边摇头。
“那是一个很可笑的故事,三只鸟为了守护森林终究把森林毁了的故事,真是令人发笑,明明是守护者,最后却成为了加害者。
法拉不解的歪头。
“算了,你继续巡逻吧,我要休息一会”说着安吉拉将法拉打发了下去。

手拄在下巴上,安吉拉喝着热茶昏昏欲睡,为了收拾天启鸟制造的混乱她已经三天没有合眼,趴在办公桌上眯着眼睛,安吉拉进入了梦乡,法拉在门外犹豫了一会再次进来将衣服披在了安吉拉身上。

四周一片虚无的白色,白的让人发冷,安吉拉站在一片纯白中看着这个熟悉的世界,这里是她诞生的地方。
时间过去了太久,她做了太久的人早已经忘记了当年还是“神”时的心情,漠然的俯视着大地,慈悲从天空之上静默的看着人间一切喜怒哀乐。
她无权干涉人类,她是慈悲,是人类的善意衍生出的怪物,没有形体的异想体,她当时觉得自己一定是神,可后来才知道,所谓的神太过飘渺,她也只是凡尘中的一个怪物。
不死的慈悲在一片纯白中静静看着人们,她慈爱的看着赐予自己生命的人类,她的身边还有很多人类情感生出的怪物,他们自诩为神,直到有一天,慈悲成为了安吉拉,她变成了与神齐名的罪人。

最一开始只是好奇,她想亲自去人类之中看看,其他的异想体并不赞同她的做法,他们认为这玷污了神的名义,他们的职责只是观看,无权干涉,可安吉拉不这么觉得。天生的善意让她不想只眼睁睁看着受苦的人,她想要去帮助人类,于是她被神除名,成为了医者安吉拉。
这时的安吉拉还不是罪人,她只是一个混入人类中的异想体,她帮助了很多需要帮助的人并满足着自己的慈悲心,然后有一天,一切都变了。

慈悲拯救了一个孩子,她将孩子抚养大,帮助他成才,帮助他一步步走向独立,然而当孩子可以独立的时候他非但没有感激还想要索取更多。
“为什么你之后不会再给予我帮助了”长大的孩子这样斥责着安吉拉。
“如果你真正慈悲的话就继续帮助我啊”他大喊着。
“你不过就是个不死的怪物,还想让我懂得感恩?”他对安吉拉的语重心长嗤之以鼻。
然后慈悲终于发怒了。
“为什么我的教导出的人毫无慈悲心呢?”
“是因为他是一个失败品吗?”
“一定是因为他是失败品,我就是人心中的慈悲诞生的,人类心中一定会有慈悲,如果没有的话就说明不是人类”
这么想着,在一片纯白中,喋喋不休的人染上了血红。
“伪装人类的家伙还是安静点的好”安吉拉这样说着。

之后世间掀起了一阵铲除罪恶的浪潮,缺少慈悲的人无一例外被抹杀掉,死相凄惨,动机和之后的暴名正义有着相同的性质,大家把那时的杀人事件扣上了慈悲的名号,有些人叫好,有些人惶惶不安,慈悲不会想这么多,她只是单纯的清肃着她认为的伪人类,连有苦衷的人也丝毫不放过
要说为什么
因为慈悲是怪物,没有人类感情的怪物。

后来有一天,慈悲落网了,脑叶公司的创始人对她说
“要不要来造福真正的人类?”
什么是真正的人类?
那一定是美好的,心中充满善意与慈悲的人。
安吉拉心动了,她跟着创始人加入了脑叶公司,成了公司中的一号异想体,天灾级别,代号慈悲。
又名与神齐名的罪人。

一开始并不顺利,慈悲没有人类的感情,是在与人类一年又一年的相处中安吉拉才学会了什么是人,也明白了之前她做的事是多么的罪恶,本来只是想着造福人类,这个公司后来变成了她的赎罪。她错的离谱,她嘲笑黑森林事件中的三只怪鸟,而她做出的事情又和那三只鸟没有任何区别。
懂得了感情之后,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异想体捕捉进公司,一边收集能量一边让人类的世界少些波澜。

“你是个无法被饶恕的罪人”安吉拉听见其他的异想体这样说着。
“你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自我安慰,你从慈悲诞生却不配慈悲”
“我知道”安吉拉这样说,然后猛的从办公桌上弹起。
这是一个久远又深刻的噩梦。

“安吉拉,怎么了?”睁开眼,法拉就在她的身前。
“你觉得你之前做错了吗?”安吉拉不由得问。
“我是正义,正义不会错判一件事。”法拉回答。
“可我曾经做过错事,我不是无罪之人”
“你就是无罪之人,也许你觉得自己做错了,可你的灵魂是纯白的,这说明你做的一切都是对的”法拉轻轻握住安吉拉的手。
“你做的一切都没有错”
“如果我可以像你一样多好”安吉拉回握了法拉的手。
“想不想喝杯茶再听个故事?”
法拉露出了笑容,比星辰还璀璨的双眼泛着波光。
安吉拉也不由得露出了微笑。

休息室内,安吉拉给法拉讲了慈悲的故事,法拉不解的摇头。
“慈悲什么都没有做错”她说
“她诞生于人类的慈悲,那说明是人类必然会有慈悲”
“她杀的人都没有慈悲,所以那些人都不是人类”
安吉拉叹气,法拉和她当年一样对人类的感情一窍不通。
“明明你曾经是个人类”她摇头
“那问你一个问题,你有慈悲心吗?”
“我想我有吧”法拉思考了一下。
“那你看到瑟瑟发抖的孩子时,杀他你有丝毫犹豫吗?”
“我不会犹豫”
“为什么?你不是有慈悲心吗?”
“因为他们并非正义,我的慈悲就是在一瞬间扭断他们的脖子,这样他们就不用忍受更多痛苦”
“你真的扭曲到无药可救”
“谢谢你的夸奖”法拉再次露出微笑。
“希望有一天你不会像我一样被罪恶缠身无法挣脱”安吉拉轻声说,淡淡的叹了口气。

时间一天天过去,越来越多的异想体被关进了公司,管理系统变得异常繁忙,安吉拉几乎天天脚不沾地。
“安吉拉?”法拉担心的叫住正在去往保安室的安吉拉。
“你的身体不要紧吗?”
“没事的”安吉拉摇头。
“毕竟我不是人类”她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法拉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去的安吉拉,她歪了歪头没再说什么。
等到下班的时候,法拉堵在了安吉拉的回家路上。
“怎么了?”安吉拉问。
“你就是慈悲吧”
“是这样,所以呢?”安吉拉耸肩。
“为什么就不能随性的活呢?”
“因为我要赎罪啊”
“可你并不是人类啊,为什么要被人类的规矩所拘束呢?”
这次是安吉拉若有所思。
“跟我一起走吧,去哪里都好,我希望安吉拉快乐”法拉伸出了手,安吉拉像被蛊惑了一样把手交给了她。
“安吉拉想干什么,我们就去干什么,我只想要安吉拉自由快乐”
说着表白一样的话,法拉将安吉拉搂进了怀里。
“那......我们试试看”安吉拉小声回答。

第二天,脑叶公司的员工差点原地爆炸,公司中有两个aleph级别的异想体出逃,一个是他们的典狱长天启鸟,一个是他们的总管慈悲。

评论(1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