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23333

show me the heaven you used to see

一个特别难忘的梦....

并不是更新,就是说一个很神奇的梦。
我梦见自己看了一本小说,名字忘记了,讲的大概是一个麻花辫女孩和她帅气又天赋异禀的未婚夫的故事。
你以为这是个爱情故事就错了,这是个彻头彻尾的噩梦。

女孩一直觉得自己配不上她的未婚夫也一直不知道她的未婚夫为什么不抗拒她也不太亲近她,她觉得一定是家人的原因才把这么优秀的人锁在身边。

女孩一家子去旅游,她的未婚夫也跟着。整个过程就像是看电影一样,有时候第一人称有时候第三人称。他们的目的地是深山里,路上有个聒噪的老太婆一直在逼逼,最后因为太过自信吃了毒蘑菇晕倒了只好被一群人抬着走。本来大家想去目的地找个医院,可是导游忽然接到电话说目的地的旅店失火,现在根本没法住人,医院也受了牵连,整个旅游团只好继续进发,天马上就要黑了,现在返回非常的不明智,导游了解到前面不远有个村子,他打算带大家到那里住一晚。
这段剧情全程是女孩的心里纠结,她的未婚夫也是若进若离的样子让她根本看不透。
一行人在天黑前来到了村子,村子静悄悄的特别阴森,一个弯腰驼背的老头住着拐杖来接待他们,一直面无表情,眼中有精光,面色惨白就跟死了一样。
这期间出了几个插曲,一个大胸女一直在抱怨环境太差,一个金丝眼睛的中年人一直在跟大家说这个村子住不得就像知道什么内幕。
然后老头就发话了,他跟旅行团的人说这个村子有怪物,让他们天黑之后一定要睡觉,绝对不能醒着,然后就不肯透露更多。大家又不可能返回就只能在这里住一晚,老头带大家来到了一个巨大的仓库一样的地方,只不过四周都是白纸糊的窗,仓库里面摆满了医院的那种高脚床,雪白的床单垂在地上遮住了床底,整个就像是太平间一样。
大家觉得很不舒服但也没有什么办法,累了一整天很多人就直接上床睡了,女孩看到老头走的时候眼睛亮的不像是人。
之前中毒的老太太被抬到床上,金丝眼睛的人拼命去争取了一个小隔间,大胸女骂骂咧咧的出门找厕所。
女孩的父母也想上床睡觉但是未婚夫却跟他们说一定要睡在床底。未婚夫的家族会用法术占卜这些东西,据说从前可以通阴阳,但是不知道怎么就剩他一个人了,女孩因为他渡过了挺多劫难所以非常相信他就叫父母都谁在床底,费了一番口舌之后她的父母也照做了,有一些游客也因为阴森的仓库特别没有安全感躲进了床底。

高能来了。

画面进行了三次转换,半夜金丝眼睛没有睡觉而是在写字,忽然他被什么拽出了视线,然后血溅了一桌子,大胸女在厕所涂口红,镜子里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老太太躺在床上不省人事,一条黑影闪了过去。
女孩虽然睡了但睡得很晚,她隐约看见一个人影从白色的窗户纸上映出来缓缓走过仓库。
第二天大家是被尖叫声惊醒的。
天依然黑着,但已经是清晨,整个仓库都被染血,血溅的到处都是,那些躺在床上睡觉的人全都不见踪影,然后女孩拉着自己的父母和未婚夫一起随着幸存的人出了门,门口不远处有一颗大树特别茂盛的那种,叶子黑绿非常不详,树下已经围了一大群热。
女孩压下心中的恐惧走过去,然后也惊呆在了树下。
那些睡在床上的人全部都在这里,他们被拦腰斩断,上半身不知所踪,下半身和脑袋用肠子连在一起一排排挂在树上,死不瞑目,断处的血都流干了(梦里这里是特写,我还没吓醒简直是奇迹)金丝眼睛也在其中,这里还给了他脑袋的特写,怎一个惨字了得。

大家都炸锅了,惊慌失措的想走,有的往村外跑有的去找老头,然而无一例外失败而归,村外被浓雾笼罩,就算走出去也会回到原地。
这个时候大胸女出来了,她被挖了眼睛,腿反折过去骨头全都从皮肤中扎了出来,一些残肢被缝在她反折的腿上,她竟然还能站立,能用残肢行走,两米多高的大胸女一路喊着救命一路向人群里走,大家都吓得四散奔逃,很快她就因为失血过多死在了地上。

无法离开村子,大家迎来了第二个晚上。哪里都不安全,回到仓库说不定还能苟活一天。仓库的床单被换了新的,一些人钻进了床底,一小部分人觉得估计没那么简单就睡在了床上,本来女孩的父母也想进床底但未婚夫叫他们睡着床上。这次女孩没在窗户纸上看到人影。

半夜女孩被金属的声音惊醒,她眯眼看,就看见老头匍匐在地上四肢以不科学的角度弯折,手中还拿着一把镰刀,他把每个睡在床底的人的头都割了下来,女孩差点叫出声,被未婚夫一把捂住嘴,后来因为刺激太大昏了过去。
早上的时候幸存者已经对生存不报希望了,尸体这次没被拿走,但有些床底的人并没死,镰刀伤了脖子但没把他们砍头,女孩和未婚夫感觉把这些人救下来。
然后女孩问未婚夫他知道些什么,这时候老头忽然出现了,笑得像个死人一样问他们睡得好不好。
梦到这里就结束了,应该说书的一章内容结束了。
梦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我去看了眼作者介绍,什么都没记住就行了。
所以问题来了
我究竟怎么才能看到后续.......
在意的不得了。

评论(6)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