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23333

show me the heaven you used to see

利维坦皮皮小队

利维坦皮皮小队

依然是猎人X术士,之后还会有pvp皮皮小队

好歹是进入了大厅,会长分配了一下人员,他和猎人还有法爷去抢钥匙,虚空猎,智障泰坦和术士守钥匙。第一把被三人轻松拿到,虚空猎和术士看起来也没有很艰难的样子,泰坦甚至开始打量起巨大的宫殿,插钥匙的团长点点头指示猎人去拿下一把钥匙。
第一把钥匙插上之后情况变的很不一样,红色军团从四面八方涌来,其中还带着看起来很高级的黄皮怪物,术士游走在四周寻找麻烦的议员,泰坦和虚空苦苦的坚守钥匙。也不知道是太脆了还是输出不够,第一把钥匙很快被黄皮怪抢走了。
“?????”术士指着空了的钥匙孔摊手质问虚空猎和泰坦。
“对不起!敌人火力太密集了!”虚空猎和泰坦一起低头。
“怎么回事!?”会长在通讯器里质问。
“对不起!钥匙被抢走了!”虚空猎不得不对着通讯器再次道歉。
“没事,就是再拿一次钥匙,没事的”会长听起来没怎么生气,猎人耸肩出发去了第一把钥匙的地方。

这次在三个小菜鸡的拼死守护下总算是插了两把钥匙,插完钥匙的猎人还不忘对术士摆姿势耍帅,要不是术士忙着打怪可能火箭筒就要炸到猎人脸上了。
第三把钥匙被拔出来,第一把钥匙被抢走了,第一把钥匙被拔出来,第二三把钥匙被抢走了,这样循环了几个回合会长终于发现了门迟迟不开这个问题,他扛着钥匙看着钥匙孔挠头。
“我怎么觉得这钥匙越插越少?不就三把吗?”
三个小菜鸡瑟瑟发抖,全都愧疚的低下了头。
“算了,猎人你留下帮他们,我和法爷去抢钥匙”会长深吸一口气,扶额。
猎人没说话,他走到术士身边安慰的拍了拍术士的肩膀,术士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只不过有面具挡着看不见表情。

有了猎人之后黄皮怪总算能被顺利清掉,三把钥匙轻松的打开了门,虚空猎和泰坦看猎人觉得他的身形伟岸了起来。
“这么简单!就是这么简单!”会长指着钥匙。
“行了,这毕竟是他们第一次打”猎人打圆场。
“你也是第一次打!还有我没生气!”
“没生气你吼什么?”猎人不解。
“我激动!!终于要进门了,还有第一件利维坦装备!”会长指着宝箱。
泰坦和虚空猎面面相觑,他们的会长也是个怪人。

术士依然脸黑的拿了一兜子徽章和抱着紫球的大家一起进了第一道门,第一道门是花园,大家口中的狗关,其实它是战争野兽,但长得实在太像狗了谁都反应不过来那是野兽。
简短的讲了打法简单分配了狗,会长和法爷负责上面找花,猎人领着其他人在下面拿花粉,虚空猎和泰坦依旧一头雾水简直成了十万个为什么,术士只好拍拍他们的后背让他们先试了再说。

会长和法爷很快把花的位置报了出来,猎人带着一群啥都不明白的小菜鸡躲在石头后面看眼前经过的狗。
“等狗转身我们马上就冲过去”猎人压低声音对身后的菜鸡们说,小菜鸡全都郑重的点了点头。
狗踏着沉重的步伐慢慢向石头后转去,猎人抱着花粉的手紧了紧,眼看就是冲刺的机会,然而这条狗它不是一条普通的狗,它是一条有理想有抱负的狗。这条狗已经厌倦了每天一成不变的巡逻路线,在理想力量的驱使下它决定去别的路线看看。于是猎人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狗忽然掉头朝他们藏身的石头旁冲了过来,利维坦皮皮小队迎来了他们第一次莫名其妙的团灭。

“这狗真有个性”重生之后会长无语的擦了擦脸。
“继续吧,别浪费时间”法爷依旧十分冷淡,没有任何表情。
“行了行了,赶紧站位拿花粉开怪,不然今天别想睡觉了”会长开始挥手驱散抱团的大家。

第二次尝试十分顺利,在石头缝内藏着的时候他们已经成功的叠了24层花粉,只要再有一层就能差不多稳过。
“一会跟着我走在狗的屁股后面,我跑的时候别犹豫,直接冲”猎人嘱咐身后的三只菜鸡。
缓慢的跟在狗身后,眼看就要到花粉的位置了,还没来得及冲狗忽然回头,第二次团灭就这么降临了。

“我明明没让他看见!”猎人对这次团灭表示一万个不解。
“狗只是背后视野不好并不是瞎”会长扶额
“刚才你走的太近脸都贴在狗屁股上了它能不发现就怪了!”
猎人表示无语凝噎。

有了前两次的教训猎人谨慎了许多,第三回带着团队里的小菜鸡在狗群中穿梭,如鱼得水,看的会长不得不出声提醒他别再秀了不然肯定会皮死,他才规规矩矩的开了怪。狗关就这么有惊无险的被打了过去。

“我出衣服了!”泰坦抱着箱子欢呼。
“午夜政变”猎人看着手中的手炮。
“暴名正义,切”法爷看着枪的属性露出了不满的表情。
“…………..”术士抱着一堆徽章脸色黑的像个锅底,会长和虚空猎都把自己得到的武器藏在了身后。
“赶紧去下一关吧,今天早结束早回家吃饭”会长赶紧打圆场带头向出口走去。

“你还是这么黑啊”看到大家走远,猎人走过去熟练的搂住了术士的肩膀,术士身子僵硬了一下但是没有拍开他。
“其实你还是很幸运的”猎人走到宝箱前坐了上去。
“毕竟你拿到了这世上最好的宝物啊”说着他在宝箱上扭了一个风骚的姿势对术士勾了勾手指,术士甚至能想象出他浅绿色的眼中那略带轻佻的神色。
术士十分感动,然后重重关上了宝箱。
猎人,卒。

“你怎么能这么狠心!”迷宫内猎人特意跟依旧黑着一张脸的术士走在最后。
“……….”术士选择了无视。
“看在我作死了一次的份上你要不要安慰我一下?”猎人继续皮。
“……..”术士头都没偏,闷头向前走。
“你生我气了?”
术士摇头。
“那为什么不搭理我?”
术士叹气。
术士感觉猎人在自己心中的人设崩了,在他眼里猎人原来是一个强大,有些霸道但非常温柔的人,而一到他身边猎人就化身了一个皮皮怪,一有机会就说些让人不知所措的皮话,皮破天际。和他在一起久了就会发现从来霸道果决的猎人竟然也有患得患失的时候,甚至还会吃飞醋。这些从未发现的方面让术士十分吃惊,但却并不讨厌,反而觉得有些可爱。

走了许久,会长依然没能带大家走出迷宫,在滚筒洗衣机的机关前站了半个小时,智障泰坦依旧没能成功的跳过来。术士正坐在一堆杂物里面,猎人靠在他身边打着哈欠。
“你觉得他能跳过来吗?”猎人闲的无聊开始转自己的枪,术士摇了摇头。
“他的ghost是不是已经想离开他了?”
术士认真点头表示赞同。

这边的两人正在无所事事,那边的会长已经炸成了一朵烟花。
“飘起来飘起来!对!在那里落脚!赶紧跳起来别犹豫啊!啊!”随着一声惨叫智障泰坦再次掉进了洗衣机的缝隙中,会长除了扶额没有其他表示。
“我们先走吧”法爷开始不耐烦。
“可是我们要丢下他吗?”虚空猎还算有点良心。
“去下一个地点的话他就会被强制传送,与其看他浪费时间不如直接去找下一个关卡”法爷面无表情。
“还能这样吗?”虚空猎表示萌新瑟瑟发抖。
“就按照法爷说的我们直接走,他自己会过来的”会长扭头就往迷宫深处走去,猎人和术士也一起起身,虚空猎同情地看了背后挣扎的泰坦扭头走了,只留下泰坦的哀嚎在空旷的迷宫中回荡。
“你们等等我啊!!!!”来自依然没能成功跳跃的智障泰坦。

没了泰坦大家很快就来到了跑酷,流程很简单,然而因为泰坦不会打板子他们仍然团灭了几次。最凄惨的莫过于只剩跑球的时候,因为泰坦不知道需要拿起炸弹才能进入跑球空间导致了全队的爆炸,这种智障的举动彻底让法爷也发火了,之后看泰坦的眼神就和看垃圾一样,智障泰坦表示瑟瑟发抖。

当大家来到浴室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他们可是从清晨就开始打的,大家全都疲惫不堪。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在企图把他那庞大的身躯塞进角落里躲避大家的视线。
“你.........”猎人咬着牙组织自己的语言。
“算了……”最终他也什么都没说出来,术士安抚的摸了摸他的肩膀,猎人长叹一口气抱臂靠在一边的墙上,虚空猎看着两人的举动若有所思。
浴室的经历就不在赘述,经过几次团灭之后大家终于走到了帝王面前,硕大的身躯配上丑陋的脸怎么看怎么像个巨型鱼豆腐。
“术士没法报点所以进大殿去,法爷你来帮虚空里的人讲解流程,泰坦你在大殿里躲着就行,不用干任何事,只需要保证自己别死。然后猎人你也留在大殿吧,为他们增加火力”会长迅速分配好人员,被点名的人都点头表示没问题,被当成重点看护对象的泰坦吸了吸鼻子。
“准备好就开始吧!”随着一声令下,猎人一枪打掉了鱼豆腐手里的酒杯,红色军团开始从四面八方入场,虚空与大殿的人员迅速就位。
“听清要打的议员!千万不要打错!”团长看到就位的议员后在通讯器中大喊,术士紧张的握住了自己手中的自动步枪。

躲过了有惊无险的几次爆炸,打爆骷髅的虚空组成功回到了大殿。法爷二话不说开大清场,蓝色的电弧将大殿都映出了一片深蓝。
“跟着法爷!等她的大结束之后术士开大!”会长一边狂奔一边指挥,猎人一枪打爆了袭击会长的黄皮怪。
“谢了”会长挥了一下手再次投入战斗。

一切看起来都一帆风顺,然而在输出鱼豆腐的时候泰坦又犯了致命错误,在会长说子弹盾的一瞬间他将大盾放了出去,这导致术士一发火箭筒直接炸在盾上弹死了自己。
“泰坦!!!!!!”猎人一瞬间双眼通红,几乎就要转身掐住泰坦的脖子。
“别管了!赶紧离开台子,要爆炸了!”看着眼前的混乱会长直接大吼出声,法爷拉住吓呆的泰坦和虚空猎将他们扔下了台子。
“啧”猎人恶狠狠的瞪了泰坦一眼飞身跃上第二个台子,金枪客瞬间开启,一枪打到伤害溢出,会长赶紧趁这个机会到第一个台子上复活倒霉的术士。

因为猎人爆炸性的输出鱼豆腐一回合就被打爆了,这些似乎都与猎人无关,他全程紧紧抓着术士的手,听到解散两个字后带着术士就出了小队。
“你闯大祸了”虚空猎怜悯的看着泰坦,泰坦也很绝望。

“我没事”回到村庄,术士给猎人发了一条讯息,湛蓝的眼睛柔和的看着双眼通红的猎人。
“他害死了你”这句话换来了术士的拥抱,他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这让我很害怕”猎人紧紧的抱住术士,好像松手他就会消失一样,术士叹气他伸手揉乱了猎人的短发,获得了猎人带着攻击性的深吻。
“我会在这里的”这么想着,术士抬眼看着明亮的月光,随后便专注于猎人令人窒息的深吻。
我会一直在这里的。

虽然我说不出,但这是我的承诺。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