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23333

show me the heaven you used to see

薛定谔的术士

薛定谔的术士

依然是命运二猎人X术士CP,我要狠狠的黑我方智障泰坦!最近产量略多!
北极圈ooc的非常爽。
@隔壁老卡 继续吃粮!
简单的一个日暮因为带着我方智障泰坦小队打了整整五次才过。从副本里出来之后猎人已经连气都没力气生了。他冷冷的看着我方智障泰坦,直到看的泰坦愧疚的低下了头。
“唉…..”想要出口教训却成了叹息,猎人忽然明白了虚空猎的感受,以虚空猎的水平加上术士带着这么一个我方智障泰坦哭出来也是打不过的。
“我错了”泰坦垂下头。
“你错哪了?”猎人像是吃了一斤炸药,结果点着之后是个哑炮,他已经心累的不想说话。
“我不该随便跳死”
“还有呢?”
“我总是看不准机关的时间”
“继续”
“我手抖打不中敌人”
“然后?”
“诶?还有啊!”泰坦惊讶过后陷入了沉思,猎人捂脸。

“你还当自己没事?乱扔技能怎么回事!随便放盾挡伤害自己还在盾后面一顿输出!你以为自己是莱因哈X?”猎人揪住了泰坦的耳朵。
“诶!我的盾后不能输出吗!”泰坦像是听到了什么超惊讶的消息,猎人深呼吸捏住了鼻梁。
术士安静的正坐在两人旁边,面带微笑的看着又被泰坦生生激起怒火的猎人和一脸懵逼的泰坦。
“有猎人在果然少了很多麻烦”术士想着,就差手里捧个茶杯。

“瞎扔盾这个问题也罢了!你干嘛徒手去撕自爆怪?还嫌自己死的不够多吗!你知道你灵魂的重量吗!比我平时锻炼肌肉的杠铃还沉重啊!你知道看到你又死了之后我心里有多崩溃吗!每次都死在火力集中点,我们想救你都得用头去扛怪物的伤害!术士拿圈顶着也救不起来你!这么简单的日暮副本!平时我打下来鼠王都能轻松做完!带上你之后打了整整五遍!五遍啊!而且残血了之后就知道术士术士术士!术士是你妈吗!你以为术士的圈是一秒一个的吗?你自己不会回血的吗!”
“那个…..我确实回不了血,我还在柱子后面躲了挺久…..”
“你是傻吗!你知不知道日暮里面必须移动才能回血!什么都不知道就来打日暮!而且我不是跟你说过有跳不过去的地方你就死在那里我们把你拉到下个区域!你就在那不停的复活复活,你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我觉得….死全程可能不太好……”
“你上几局和死全程有什么区别!你死全程我们还能打的更快!”
泰坦被教训的缩在角落里,即使有不甘心他也无法反驳,毕竟拖累整个队伍是他的责任。
“真是气死我了!”猎人把手里的头盔往地上狠狠一砸背着术士和泰坦坐在了悬崖边,胸口剧烈起伏,看着猎人教训完了,术士起身去摸了摸泰坦的头。

“前辈,对不起……”泰坦低头,一个大男人被教训的眼中都有了泪光,他狠狠咬着牙不让自己的情绪彻底崩溃。
术士指了指他的护臂,泰坦把视线转移过去然后又疑惑的移了回来。
术士尴尬的停顿了一秒,猎人和虚空猎都能看懂他的肢体语言让他忘记普通人其实根本看不懂这件事,术士在泰坦旁边坐下来用通讯器给他发信息。
“你为什么要做一个泰坦?”
“诶?”泰坦茫然的看着术士。
“没事,就想和你聊一聊”术士的目光柔和,他特意把自己眼睛的光芒调暗了一些。
“因为我觉得保护别人很厉害,我也想成为别人坚实的盾牌”
“这是个很好的想法啊”
“可是我是不是太菜了,没有保护别人的资格”泰坦失落的低下了头。
“也许你现在的水平井不是很高,但是这不代表你无法保护他人。泰坦永远是坚实的盾牌,屹立不倒的守护者,但并不代表泰坦就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不代表泰坦不能依靠别人”
“术士前辈?”
“我观察了你的作战方法,不要命的冲上前去吸引仇恨,所有伤害都想要一个人扛下,可是你有队友,我们都在你的身后,自杀式的守护是不可取的,要知道我们也同样是你的守护者,我们会一直和你并肩作战。我们是队友不是吗?”
“前辈…….”泰坦的眼中满满都是感动。
“谢谢两位前辈的教导,我想我明白了”泰坦起身很郑重的对术士鞠躬“那以后我还可以和两位前辈一起行动吗?”他有些不确定的看向猎人。
“没关系的,我们也会帮助你的。猎人人很好就是脾气暴躁了点”
“谢谢前辈!我会不断提升自己!总有一天会成为一个合格的泰坦!”泰坦的眼中又燃起了信心。
“我等着”术士拍了拍泰坦的肩膀。

泰坦迅速退队离开了,术士走到一言不发的猎人身边与他并肩坐着。
“所以我是唱黑脸那个?”猎人的语气带着调笑。
术士比了个恶鬼一样的脸。
“我只是在指出他的错误”
术士做了个畏惧的动作。
“我又不管他怕不怕我,他怕我是他的问题”猎人一把抓住术士的腰把他带进了怀里“你不怕我不就行了”
术士对着猎人的右眼打了一拳捡起地上的头盔扣在了他脑袋上。

猎人回到村庄,术士去旅者做自己的事情,躺在自己的床上猎人看着自己的手回忆起了术士的触感。术士头部以下都被隐藏在修身的长袍里看起来有些瘦弱,但衣物之下却能看到起伏的肌肉线条,他的身体似乎并不是一般定义上的机器人那样只由钢铁组成,抱起来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硌人的感觉,除了没有温度感觉就是普通人的身体。

“所以术士的长袍下究竟是怎么样的”猎人陷入了沉思。
都说温饱思淫*欲,好歹也是确认关系了却连爱人的身体都没见过,如果是个人类倒是能想象个大概,可术士他是个机器人,他要怎么和机器人创造生命的大和谐?又或者他真的能和机器人创造生命的大和谐吗?最重要的是他的小兄弟不会有问题吗?
猎人把视线担忧的移到了自己的下半身。

思考了半个下午都没能想通术士袍子下究竟是怎样的,而且看术士能吃东西能喝酒似乎也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铁盒子,猎人陷入了历史性地难题中。薛定谔的盒子中究竟是怎样的状况?此时术士已经不是术士,而是薛定谔的术士,如果不揭开那身袍子就永远不知道术士的身体究竟是什么样的。
可是术士又不可能脱了袍子给猎人看。
猎人抱头陷入了混乱。

第二天一大早猎人就接到了术士的传信,说是有个好消息让他来旅者一趟,猎人睡眼惺忪的赶了过去。
一到旅者只见一个紫色的东西像火箭一样冲了过来狠狠的撞上了猎人的肚子,猎人觉得自己的血条都被撞掉了一半。还没等恢复过来他就被拦腰抱起来转了至少十圈。
“放我下来,怎么回事?”猎人扶着脑袋按住术士的肩膀想要摆脱眩晕感。
术士相当兴奋的冲到猎人眼前向他展示自己抽到的袍子。黑了相当长时间的术士终于欧了一次,他用明亮记忆水晶抽出了术士最好看的那身袍子,现在兴奋的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了。
“挺好看的啊”猎人评价。术士展开手臂在他面前跳了几下,袍子随着他的动作抖动。

术士的袍子有点像旗袍,依旧是紧身的勾勒出身体的形状。看到眼前兴奋的像个孩子的术士猎人又想起了昨天下午想的东西,有那么一瞬间他忽然觉得穿着这身袍子的术士相当性感。感受到自己的小兄弟蠢蠢欲动,猎人赶忙移开视线清了清嗓子,声音却依旧沙哑。
“我们要不要去打个副本?”
术士拼命点头。

打副本的计划因为会长的临时召集而终止了,不过这并不影响术士的好心情。
“如果他能说话的话现在肯定唱出歌来了”猎人盯着术士偷偷的想。
“装分上了280的人现在都在这里了,我准备带队去打利维坦你们有什么异议吗?”会长问道
“我们是开荒还是有指挥?大部分人都没打过”猎人懒洋洋的扬起手。
“算是半开荒,我问了别的指挥所以知道个大概,不过你们都没打过所以速通肯定是不可能”
“我没问题”猎人放下了手。
“既然没问题的话我们就出发吧,早点打完早点休息”会长二话不说召唤了飞船。

队伍的配置还算是平衡,一个泰坦两个术士三个猎人,除了一个女性术士大家都是熟人。
“虚空猎,会长,术士,智障泰坦,还有你怎么称呼?”猎人点了一下全员,智障泰坦表示心绞痛。
“叫我法爷就行了”女性术士冷冷地说。
“看来不太好相处啊”猎人耸肩没再多搭话,反倒是术士激动的像个被拨动了的弹簧,根本停不下来。
“一件衣服有那么兴奋吗”猎人小声吐槽,术士抓着猎人的肩膀摇晃,手舞足蹈了一阵之后给猎人发了个消息。
“法爷啊!是法爷!!!”
“法爷怎么了?”猎人不解。
“法爷可是我的偶像啊!她就是我成为术士的原因!法爷是我见过最厉害的术士!”
“比我还厉害?”猎人调侃
“不一样!不过你们单挑真的可能是55开!”术士竟然认真的思考起了这个可能性。
“哦?那一会用数据一分高下吧”猎人的好胜心蠢蠢欲动,术士有些不赞同的看着猎人,但又想不到阻止他的理由干脆就随他去了,自己则专注的对法爷星星眼。
“别看了”猎人扳过术士的脑袋心里有些不爽,术士则完全没有在意的又把脑袋转了回去。
“你说我一会要签名的话法爷会给我吗?”
猎人捂脸,不想回答。

“你们两个干什么呢!赶紧过来要开怪了!”会长在远处大喊,术士赶忙收回视线赶路爬楼梯,猎人依旧慢悠悠的跟在术士身后。走在前面的法爷回头看了两个人一眼,依旧什么都没说。凛冽的气场让靠近她的人都退避三尺。

“虚空猎,法爷感觉好厉害啊”泰坦凑过来说悄悄话。
“我也没见过她,不过听术士前辈说她是最厉害的术士”虚空猎一脸崇拜。
“那我们可要好好表现不能丢脸!”
两个小菜鸡一拍即合,毕竟谁都不想在女神般的女性面前出丑。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