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23333

show me the heaven you used to see

元素调和

元素调和

依然是命运二的猎人X术士CP,依然在北极圈艰难的产粮,但就是觉得好吃我又能怎么办?
仍然是产给自己的粮,依旧没人看。题目和内容没有任何关系!!!
术士的性格不是受惊的兔子,他是个随和的人偶尔有些怯生生的但主意非常正,猎人也不是单纯的霸道总裁,他虽然因为自身实力有些自负却是个挺可爱好人(比术士粘人的多)。我方智障泰坦究竟智障成什么样副本篇章见分晓。
(冷圈最开心的就是可以愉快的ooc)
那天术士逃走之后猎人觉得自己被彻底的划清了界限。术士带着虚空猎继续愉快的玩耍,他们好像又在哪里抓了一个泰坦三个人组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小队天天游走于各个星球之间。
以前是忽略他的组队申请,现在完全就当他不存在。

猎人懊恼的独自一人打着自己的里程碑掐着手指头算他已经有多久没见到术士了。自从上次的尴尬术士已经躲了他小半个月,但是每天看公会成员和术士他们的互动又觉得术士根本就没怎么困扰,好像陷入困扰的只有他一个。烦躁的猎人一枪打爆了红色军团士兵的脑袋结束了自己在木卫一的公开事件。他现在烦躁的想杀人,他决定去打几局竞技场发泄一下心中的杀意。

还没召唤自己的飞船忽然收到了术士发来的消息,猎人看着消息不知道如何动作。他觉得自己应该直接不理会术士让他也尝尝被躲避的滋味,但心中那份开心的情绪和想见到术士的想法渐渐压过了自己的那点小情绪。
“唉…..我还能怎么办……”猎人扶额,觉得自己不争气,但脸上却露出了无奈的笑意。
“马上过去”他迅速回复,上了飞船。

到了旅者猎人远远就看到了那碍眼的三人组,术士不碍眼,其他两个碍眼。远远的打了招呼,六双明亮的眼睛瞬间黏在了猎人身上,那眼神似乎是饿了三天的人见到了奶油蛋糕,猎人被盯的背后发凉。

猎人还未做出什么反应只见虚空猎和术士一马当先的冲了过来,一个抱住他左腿,一个抱住他右腿。
“你们干什么?”猎人有点不知所措。
“猎人爸爸!请爸爸带我们打竞技场!”虚空猎的眼角留下一行热泪,他紧紧的抱住猎人的大腿还磨蹭了几下,猎人被恶心的头皮发麻。
“你就为了这个叫我?”猎人有种被利用了的感觉,他看向术士,术士也和虚空猎一样抱紧了他的大腿,眼神和死掉了一样,整个人散发着颓废的气息。
猎人敏锐的感觉到他可能真不是凑数的。
“到底怎么了,你们先松开我再说话,我又没说不带你们打”猎人踢了踢虚空猎。
术士给虚空猎使了个颜色,两人一起离开了猎人把旁边一脸愧疚的泰坦推到他面前。
“我们需要猎人爸爸您的帮助!”虚空猎声泪俱下,术士在一边疯狂点头。
“所以到底怎么回事?”依然没有搞清楚状况的猎人抱胸。
虚空猎和术士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一脸复杂,虚空猎酝酿了许久开口却成了一声叹息。
“去了竞技场你就知道了”虚空猎的眼神也死了。
“那还废什么话,要走赶紧走”猎人被两人的支支吾吾弄的火气上来了,三人瞬间安静如鸡跟在他的身后。

在轨道上等待的时候猎人忍不住给术士发了消息。
“你今天怎么不躲我了还特意叫我来?”
“躲你?”
“你已经躲了我小半个月了,我叫你你就当我不存在,别跟我说你没躲着我”
术士看着眼前的话陷入沉思,半个月前的记忆被从芯片中提取出来,再次想起当时的尴尬画面术士的系统又开始急剧升温。但他觉得自己还是要解释一下的。
“刚开始确实在躲你”
“后来呢?”
“后来….和泰坦还有虚空猎玩的太开心就把这件事忘了…..”
猎人看着术士的话哭笑不得,心里有股火气又没法爆发堵的猎人难受。他觉得自己在意的像个傻瓜,而他在意的人竟然能把这件事玩忘了。
“那我跟你组队你怎么也不回复?”
“因为小队满了……我们一直在刷三人任务,而且你的装分比我们都高我们觉得你有别的事情要做所以也没敢打扰你”
猎人心情极其复杂。
“我平时没事可干,你要是找我随时都有时间”
“谢谢”
“你这么说话让我很火大……”
“对不起”
猎人差点砸了飞船的操作盘。
“算了,你那天究竟在干什么,我总不能平白无故挨一拳”猎人决定问个清楚,等了许久,术士回复了一串“………..”
猎人觉得自己想撕了术士的冲动已经抑制不住了。

术士那边正在计算自己被甩的机率和被甩之后会伤心的时间来判断是否要告白,看着计算出的数据良久,术士觉得自己的逃避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在进入竞技场的那一刻,他将“我好像喜欢你”这句话发了出去。不知道猎人看没看到,但成就感和忐忑一起袭来,术士摊在了飞船的椅子上觉得自己失去了能量。

猎人拉下面具,手中的自动步枪被捏的吱嘎作响,术士,泰坦,虚空猎三个人跟在他的屁股后面狂奔丝毫没有出手的机会。专注于发泄怒火的猎人在竞技场里大杀特杀,按着对面杀。即使自己的队伍里有个我方智障泰坦也丝毫不影响他的水准。毕竟他杀的比泰坦送的人头要快多了。

前两局因猎人的屠杀战斗结果一边倒,三个小菜鸡看着猎人的数据吓得直吞口水。第三轮抢旗模式猎人决定两两一组。术士根本不敢让我方智障泰坦和我方智障虚空猎承受猎人的怒气只好自告奋勇的和猎人组队。

“我很火大”在B点的棋子旁,猎人背对着术士看着出口说。
术士拼命点头,瞎子都能看得出来。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
术士歪头,一脸疑惑的样子。
“只有我这么在意弄的好像我是个傻瓜”猎人拉下了自己的头盔。
“之后怎么想都随你吧,但我一定要这么做”
猎人一把拉下术士的头盔,术士看猎人那张帅脸越来越近,嘴上被狠狠的吻了一下。
“嘁,一股铁味”就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猎人带上了自己的头盔。
术士死机了。

一直到回到旅者,猎人离开队伍术士依然没有反应过来,他抱着枪默默跟着两个兴奋的差点跳圆圈舞的我方智障,脑子里的信息流冲击的他不知所措,害羞,欣喜,不能自已。这些庞大的情绪汇聚成一股一股的巨浪拍击着他超负荷的芯片。他计算了所有处理最坏结果的方法却不知道成功之后究竟会如何。
“前辈你怎么了吗?”虚空猎后知后觉的发现了术士的不对劲。
术士指了指自己的飞船取消了组队。
“前辈要走的话我们两个自己做之后的任务就行了!前辈再见!”虚空猎挥了挥手,完全没看懂的泰坦也挥了挥手。
术士回到飞船上把坐标定位在村庄,然后将头埋在腿上感受自己全身每一条管道里冲击般的喜悦。

猎人捂着脸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感觉一切都搞砸了,别说之后没脸见术士,这之后术士退公会都有可能性。
“我到底干了什么啊……这个冲动的毛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猎人躺倒在床上像一条死鱼。

敲门声响起,猎人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他从门缝向外看去,术士正站在他家门口。
“什么!怎么回事!”猎人可从没有想到术士会找上门。
“咳,马上就来!”猎人下意识的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才打开门。
“你来干什么,我是不会为自己的举动道歉的”他刻意板着脸。
术士没有理会猎人的臭脸,他拉着猎人走进了房间让猎人坐在床上,自己则一脸严肃的站在他面前。
“怎么了?”猎人心里有点发虚。
术士指了指信息接收面板,又指了指猎人。
“你问我有没有收到你的消息?”
术士点头。
“我还没查”说着猎人就要掏出面板查询,术士按住了他的手。
“你究竟要干什么?”猎人被反常的术士吓的不轻,术士深吸了一口气。
“西…….喜……换……喜欢……..”
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猎人。
“你……你是说你喜欢我!?”身经百战的猎人忽然间不知所措,术士点头。
“不,等下,你刚才还说话了是吧,不是,等一会,信息量有点大!让我处理一下!”
猎人抱着头起身,脸上的笑容完全控制不住,术士在一旁抱胸看着,但脑袋上抖动的天线暴露了他的不安。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我还以为我一直在单恋!”猎人摇晃着术士的肩膀,术士摊手表示不知道。
“天啊,你为什么不和我说?而且还一直在躲我,我还以为你被我吓着了!”
回想那个吻,术士表示自己确实被吓得不轻。
“对了!你说的消息!”猎人拿起通讯面板查看记录,术士的那句“我好像喜欢你”直接跳到了眼前,再看上面的时间分明是打竞技场之前发的。想到了自己不但没看见表白还强吻了当时一定忐忑不安的术士说了那种话,猎人抱头蹲了下去。
“该死的网络延迟…..”
“我真的是个智障……”

看着眼前陷入了自我厌恶的猎人,术士忽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以前一直觉得猎人是个霸道的强者,现在却发现他其实也有很多可爱的时候。
术士拽着猎人的领子把他拉起来在他的嘴上吻了一下
“??????”猎人一脸懵逼
术士一摊手做了一个“扯平了的手势”猎人依旧愣着不动,这下术士也害羞了起来,他叹了口气抱住猎人让他们无法看到彼此的表情。
“人类真是温暖的生物”术士在心中感叹,感受着从猎人身上传来的热度。
比旅者的光还要温暖。

直到虚空猎传来了简讯两人才分开,猎人控制住了自己的失态变回了以前那个自信又霸气的自己并对自己之前的失态采取失忆政策,术士满脸黑线。

虚空猎的简讯字里行间都透着悲戚,闻者伤心听者落泪,看的人声泪俱下。术士捂着自己的心口忽然能够感同身受,只有猎人依旧一头雾水。
“那个泰坦怎么了?”猎人挠头。
术士严肃的看着他摇了摇头。
“你这样让我想发火”猎人叹气“而且在竞技场里不是还可以吗”
术士按着猎人的肩膀又严肃的摇了摇头。

“你先休息吧,我和猎人带着泰坦去打日暮”术士回复。
“前辈你真是太好了!”虚空猎都快哭了出来。
术士对猎人做了一个走的手势,猎人的频道收到了一条信息。
“去打日暮吧,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我方智障泰坦”
“好啊”猎人收起了通讯器,嘴角扬起了那熟悉的,带着些许邪气的笑。
“看看究竟是什么让我亲爱的术士头疼成这样”
然后他毫不意外的挨了术士的拳头。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