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23333

show me the heaven you used to see

虚空行者

虚空行者

命运二,猎人X术士,私设多上天,非常ooc,完全不会有人看的产物,dawnblade的后续,我超萌这对啊啊啊啊!总之就是自己给自己写的粮。
没人看我也要写!我就要写!
@隔壁老卡 来一起吃粮!
人物介绍:术士:不能说话的机器人术士,脸黑,对感情不太明白,有点喜欢逃避。
猎人:暴脾气的好人,欧皇,高手,对自己的心情非常诚实,喜欢术士,看不惯虚空猎。
虚空猎:萌萌的小新人,我方智障猎人,很黏术士以至于招来了猎人的怒火。
法爷:元素术士,术士的偶像,高冷女性,还未出场。
泰坦:我方智障泰坦,还未出场。

宿醉之后猎人懊恼的捂着又晕又疼的额头从床上坐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的脑袋仿佛被十个火泰坦挨个拿锤子砸了一遍,现在依然嗡嗡作响。回忆起昨晚一时冲动干了什么事,猎人痛苦的抱头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对自己请术士喝酒这个智障的举动感到后悔无比。先不说机器人要怎么喝酒这个问题,想着能把机器人喝醉已经是一个智障才会干的事情了。
某个请机器人喝酒的智障狠狠捶了一下床。
随着猎人的动作,身上披盖的被单滑到了地上,正午的阳光洒在他精装的肌肉上勾勒出令人血脉喷张的光影,阳光带来的灼热感让他的记忆慢慢回到了脑子,然后猎人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他昨天喝的烂醉如泥还是术士把他带回家换了衣服的。
他已经完全被术士看光了但这并不是重点,昨天他好像借着酒劲告白了。
猎人长叹一口气将脸埋在手心里拼命揉搓。
现在他真的想让火泰坦拿锤子砸他的智障脑袋了。

冲了个澡洗掉一身酒气,连头脑都清爽许多的猎人赤裸着上身带着水气走出了自己居住的小屋,村庄依旧人声鼎沸。虽然已经拿回了光能但猎人并不是太喜欢繁忙的旅者,他更喜欢地球村庄的绿草与祥和。
四周不见术士的身影,猎人寻找了一会在桌子上看到了术士留下的纸条,他披着毛巾拿起来看了看,上面的大意就是“我先去和新人打副本,多喝热水,醒醒酒”之类的,丝毫没有提及猎人的告白。
猎人懊恼的隔着毛巾揉搓自己滴水的头发自己回想他究竟做了什么,似乎是喝上了头,看到被他的醉象吓得兔子一样缩在一旁的术士玩心大起,一个猛虎扑食就把他压在了身下。
“然后呢?”猎人皱紧了眉头。
“我记得我说了什么….好像是告白什么的…..怎么大脑一片空白?”猎人摇晃着脑袋。
“算了,当务之急是找到术士知道他的想法,我可不想他躲着我!”行动派的猎人伸手去拿自己的衣服。

另一边,术士带着公会里的新人去涅索斯打公共任务,他在公会里呆的时间已经很久算是个独当一面的老人,只是脸黑这一点依然没有任何改善。
“术士前辈,这里要跳过去吗?”新人指着前方巨大的沟壑询问,术士点了点头面色凝重。
这个新人也是个猎人,为了区分他和猎人就叫他虚空猎。虚空猎是个长得有些秀气的觉醒者,虽然职业是帅气的猎人但一天天呆萌呆萌的。即使有着全职业里最方便的跳跃依旧跳的像一个智障。
术士比了一个“你小心”的手势给虚空猎做了个示范慢悠悠的飘过了沟壑,猎人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也慢悠悠的飘了起来,术士单手捂住了脸不想再看。
只听一声惨叫,虚空猎又一次掉下了悬崖,术士长叹一口气。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虚空猎根本就不懂猎人可以三段跳而不是像术士和泰坦一样慢悠悠的飘来飘去,再次手舞足蹈的训斥情绪低落的后辈,术士心累的背对着虚空猎正坐发起了脾气,脑袋上的天线竖的直直的。猎人刚到涅索斯看到的就是虚空猎围着术士示好的景象。
猎人差点捏爆他手中的射日弹头。

“你们在干嘛?”强忍自己的怒火,猎人走到了两人身边。
“前辈…我好像又搞砸了….”萌萌的虚空猎一脸愧疚。
“你就是术士说的新人?”猎人打量着眼前的虚空猎。
“是的,我上周刚刚进工会,会长叫我多和前辈学习!”虚空猎立正站好。
“所以你怎么回事?”猎人挑眉看向发脾气的术士。
“因为我总把自己跳死…..所以惹前辈生气了……”
“猎人能把自己跳死?”
“……….”虚空猎低下头下入沉默。
“算了你先自己慢慢跳,记得猎人是三段跳不能漂浮,术士我来哄”猎人使劲拍了拍虚空猎的肩膀把他拍的一个踉跄。
“别怕跳死,多死几次就好了”猎人头都不回的走向了术士,虚空猎在后面两眼放光。
“猎人前辈好帅气!我也要成为前辈这样的猎人!”
然后虚空猎在次掉下了悬崖。

“这就是你的新人?”猎人坐在了术士身边,术士无奈的点了点头。
“这批新人….不行啊”频道里不断传来虚空猎的死亡信息,术士叹气。
“所以你还要带他多久,要不我们一起去打个副本让他在这里慢慢跳?”猎人凑的离术士近了一点。
术士摇头,表示答应了就要负责到底,然后把身体挪远了一些。
猎人再次凑近,术士再次挪远。这下猎人明白术士就是在躲着他了,他懊恼的挠了挠头发。
“昨天抱歉了……我喝的太多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
术士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我做了什么吗……?”猎人试探性的问。
晚上的回忆再次从记忆芯片读取,术士的系统急剧升温,他又想起猎人忽然猛的把他扑倒在地用醉酒后的沙哑性感嗓音对着他的耳朵说“我想吃了你”。猎人肌肉的触感似乎还残留在自己身上,术士噌的一下起身,他感觉自己的系统过热快要崩坏了。

“诶?你去哪里?”猎人吓了一跳急忙追问。
“旅者”术士指着自己的地图,然后他又指了指虚空猎“新人就交给你了,还有不要跟来。”猎人轻松的读懂了术士的手语。
“你去干嘛?”
术士并没有回复,他召唤了飞船直接回到了宇宙。
“好吧好吧,我会好好指!导!你的”猎人咬着牙看向虚空猎的方向,眼看就要成功的虚空猎背后一凉,他脚下一滑又摔下了悬崖。

猎人在飞船上感觉自己的系统紊乱,他从没觉得自己开发智能是一件苦恼的事情,但现在他觉得了。猎人的表现很有可能只是酒后的一时冲动,他的运算程序表明这个可能性高达64.5%,可是他就是觉得心很乱,他不太明白自己心中这紊乱的情绪究竟是什么,即使经过自我分析得到的结果也依旧不敢相信。检测结果表示他有87.4%的概率喜欢猎人,术士从未经历过这些感情,即使能清楚的分析自己的内心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突如其来的奇妙情绪。结合猎人以往的举动进行运算,他有40.76%的几率喜欢自己。概率不算低,心中有些高兴却依旧忐忑。
“如果他只是热心怎么办?”
不知道如何处理喜欢的术士宁愿把他混乱的心情归结于喜欢之外的,那12.6%的感激。

第二天虚空猎带着一身伤跑到术士身后瑟瑟发抖,不过他倒是再也不会跳下悬崖了,反而跳的比公会里的大部分老猎人跳的都要好。
“前辈,猎人前辈好恐怖!”虚空猎抓着术士的袍角瑟瑟发抖,术士安慰的揉了揉虚空猎灰蓝色的短发,他太明白虚空猎究竟在怕什么了,猎人认真起来的气压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住的。
感谢了猎人帮他带新人,又对自己抛下新人不管的行为道歉,术士礼貌的告别了猎人带着虚空猎开始在各个星球愉快的玩耍并且并不理会猎人想要一起组队的邀请,暴躁的猎人捏坏了三把无名的午夜。

“术士前辈,你最近实在躲着猎人前辈吗?”依然是涅索斯,虚空猎小心的问道。术士僵硬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表现的那么明显。
“虽然不知道前辈和猎人前辈之间有什么过节,但是都是同伴,还是沟通一下比较好。”
术士依然沉默,脑袋上的天线垂在了脑后。
“而且前辈是很好的人啊!虽然恐怖了点,暴躁了点….呃…..但是他还是非常好的人的!”虚空猎想到之前的经历浑身颤抖了一下。
术士点点头表示知道。
“那为什么前辈还要躲着猎人前辈呢?”虚空猎不解,术士捏着下巴思索着,心中依旧被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所困惑。若他只是单纯的机械就没有那么多麻烦了,世界的组成从某时变的不仅仅是0和1,而正是这样才让人困扰。
或许他害怕猎人其实并不喜欢他,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就再也回不去,他深切的明白,否则也不会变的不能说话。
况且猎人还是那样的性格………术士无力的垂下肩膀。
“对了前辈!我看很多术士都用虚空或者是元素,但是为什么你一直在用黎明剑士呢?我听很多术士说这个技能不太好用啊?”虚空猎依旧没有停止说话。
术士愣了一下,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不选择元素或者是虚空这样更加有用的技能,再次进行自我运算,猎人曾经说过的话被读取了出来。

“这招式倒是有个漂亮的名字”

只是因为这个所以不换技能的吗……术士忽然停住了脚步。
所以如果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沦陷到这种程度不如就试着说出来吧,反正他已经失去了声音,还怕再次失去什么吗?
机械术士这次终于打算不再逃避自己的计算结果。
“我要去找猎人说清楚,对不起….”术士不停的跟虚空猎比划
“没事没事,前辈先去和猎人前辈和好吧!这样我们以后也可以三人一起打副本了!”虚空猎眼中冒出了星星,术士忽然觉得这家伙可能只是想要猎人那个欧皇大腿。
“前辈慢走!”虚空猎挥着手送走了一头黑线的术士。

猎人心情极差,他干脆跑到村庄的足球门旁边小歇,术士找到猎人的时候看到的正好是他熟睡的景象。小心的靠近熟睡的猎人,术士正坐在他的双腿间大量眼前熟悉的脸。
作为人类来说已经很帅气的脸庞,永远自信上扬的嘴角,偶尔会露出嚣张邪气的笑容却又分外可靠。视线转移到了猎人因平稳呼吸而起伏的胸膛,当晚的记忆再次被读取。依旧残留的触感让术士再次害羞的整个人都冒了烟。
不知道什么时候沦陷的,但忽然就变得无法自拔。
“喜…….喜欢…….”语言系统运作,却只能蹦出几个不清晰的字符,术士懊恼的运转了一下喉咙部分的零件却依旧没有任何好转。一低头,术士对上了那双自己一直非常喜欢的,犹如祖母绿的双眼。
两人瞬间僵住,大眼瞪小眼。

“呃…..怎么了”猎人看着离自己非常近的双腿间的术士咽了口口水。
术士僵在了原地。
“我们要不要先起来?”被人俯视的姿势有点难受,猎人直起了身体,但双腿却因为姿势的问题夹住了术士的腰,瞬间不能保持平衡的术士被带的扑在了猎人身上。两人维持这个尴尬的姿势几秒钟后术士彻底炸了。
“#%*+】=-#%}+%!!!!!!”喉咙中发出了一连串诡异的声音,术士一个上勾拳重击了猎人的下巴,他像个受惊的兔子一样一溜烟跑走了,留下猎人揉着下巴倒在地上欲哭无泪。

“他刚才是不是说话了?他离我那么近干嘛?”猎人仗二摸不着头脑。
“不过刚才他是不是害羞了?他不讨厌我?我是不是还有机会?”猎人忽然觉得这一拳挨的真漂亮。
至少比被火泰坦捶了脑子要舒服的多。
猎人微笑着看着头顶灿烂的阳光,今天天气真好。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