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23333

show me the heaven you used to see

藏源,ooc。复建小短片。深夜廻灵感与AU

又是一个漫长的黑夜,当皎洁的月升上高空,启明星也在天边闪亮,半藏依然无法入眠。他已经失眠了将近一周了。对一个浪人来说,失眠并不是一个好迹象,但他就是无法入睡。
他已经不知道这是他杀死弟弟的第几个年月,那写后悔与自责的情绪紧紧缠住他,想要将失手犯下大错的他拉下地狱。每每闭上眼弟弟源氏那带着不可置信表情倒下的画面就会清晰的出现在眼前,这是他永远摆脱不了的梦魇,也是他一生的桎梏。

半藏站在窗前对着明亮的月光举起了手,因为纬度问题这里的月亮会有一个时刻离地面非常近,近到仿佛触手可及。明亮的月光下,半藏的手腕上隐约有一条红色的线,红线连接到窗外未知的遥远之处,纷杂,凌乱,毫无生气的散落在地上还打了好几个结。
半藏楞楞地看着这条红线露出了思念而痛苦的神情。他已经有多少年没见过这条线了呢?自从杀掉自己的弟弟,亲手斩断了他们间的红线后这条线便随着源氏的生命彻底消失了。半藏觉得这条线永远都不会出现了,即使他年轻的面孔染上风霜,即使他已经两鬓斑白,那曾经奇妙的缘分也不会在出现在他眼前。这是他亲手斩断的缘分,这是他无法被饶恕的罪孽。
“为什么会出现?”半藏动了动手腕,他看到连绵到窗外散乱一地的红线随着他的动作也动了动,纷乱的线因为他的力量缠的更加杂乱无章,只是因为他的动作便又多了几个死结。
“这条线不应该出现的,不,不会的!”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半藏瞳仁紧缩,这些天的失眠,归来的梦魇,再次出现的红线都慢慢的指向了一个可能性。
“源氏已经死了!他不可能回来!”
他的源氏已经不可能回来,也不应该回来。

第二天一早,眼底青黑的半藏决定去把红线再次出现的原因探个究竟,他走出居住的旅馆。下楼的时候杂乱的红线勾住了楼梯带来了钻心的疼痛。半藏捂住胸口大喘着气,他记得曾经这条线是没有任何实体的,他可以看见,但并不能摸到。这条线当年也不似现在般杂乱,当年的红线顺畅,简洁,将他和源氏紧紧相连。就如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是无比美妙的缘分。

半藏依然记得当年第一次能看到这根弦的时候两兄弟一起好奇的去问母亲大人为什么他们之间会有一条看得见摸不到的神奇红线。当年母亲用袖子捂着嘴轻笑,她摸着两兄弟的头说
“当年源氏要出生的时候我就想着,以后半藏要有弟弟了,如果他们的关系能亲密无间该多好。然后那天我梦见了神”
兄弟二人都一脸吃惊的看着母亲,无法判断她说的话是真是假。
“然后神就对我说了,我会赐予这对兄弟无上的缘分,可能你们之间的红线就是神给你们的礼物吧”温柔的女人弯起了眼睛,眼角细微的纹路显示了她不再年轻,但却依旧美丽。
“母亲!这位神是谁啊!”源氏第一个开口,半藏开始打量自己手腕上的红线。
“是缘天尊”
“缘天尊?”源氏歪头。
“是一位伟大又尊贵的神明哦”美丽的女人摸了摸源氏柔软的头发
“所以你们一定要珍惜缘天尊送给你们的礼物”
“好的母亲!”两个孩子相视一笑,一起点头回答的样子让女人笑出了声,她将两个孩子拥抱在怀里。
“你们一定会是很好的兄弟”女人声音中的温柔都快溢了出来,源氏把头靠在母亲肩上对另一个肩头的半藏咧了一个傻笑。

两人间的红线没有长度,当他们靠近时红线也会变短,当他们远离时红线也会无限延展。源氏曾经试图把红线缠在樱花树上,但红线却穿了过去,就如空气一般不可碰触。
“哥哥,有了这个的话我们就永远也不会走丢了!”仍是年少的源氏用缠着红线的手握紧半藏同样缠着红线的手腕,两个人肩并肩坐在一起。彼时半藏已经有了少主的样子,威严,沉着,源氏却依然天真活泼,宛如一只灵活的鸟雀。但半藏却仍然愿意对源氏露出温柔的微笑,他抚摸着源氏的头发,温柔的仿佛在抚摸雀鸟的羽毛,源氏舒服的眯起了眼睛。他晃动着手腕让红线随着他的力道抖动,但无论他如何用力红线都无法缠在一起。他们的缘分就是如此的纯粹。
“有这个的话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吧!”源氏把头靠在了半藏肩上。
“是啊,一定可以永远在一起,母亲说过这是我们无上的缘分”半藏握紧了源氏的手。

可是他们并没有永远在一起。生活不是童话,从某一刻开始两人出现了不可调和的意见分歧。自由的雀鸟不愿呆在牢笼,而冰冷的帝王却想将他留在身边,关在笼里。红线不再是缘分,而是枷锁。只要有这根红线,无论在哪半藏都能找到源氏,无论他如何逃离半藏总会将他带回。
然后在某一刻,源氏觉得他受够了。
当曾经深爱的哥哥提刀站在自己面前,周围的空气都因为杀气凝结的时候,源氏觉得他受够了。
红线依然固执的将两人紧紧相连,直到半藏亲手将它与源氏一同斩断。
源氏倒在地上慢慢失去气息,红线也随着源氏生命的凋零渐渐消失,连同半藏手腕上的那段一起变淡,消失无踪。
他们间的缘在那一天断裂了。
是半藏亲手斩断了的。
那天,他杀死了他的弟弟,和自己的心。

将那些纷乱的回忆抛在脑后,半藏沿着红线慢慢走向密林深处。这是他从没发现过的地方。红线蜿蜒着引领半藏来到了山顶的洞窟中。洞窟中散发着阵阵寒意,仰头看了天色半藏才发现现在已是逢魔之时。
在逢魔之时阴阳交会的时候进入这种阴森的洞窟并不是理智的决定,但半藏无所畏惧。无论一会他见到什么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将它斩杀。

洞窟很深,半藏小心的随着红线向里走去。越往里走红线就越杂乱,越密集。当走到洞窟中央的时候,层层叠叠的红线在空旷的空间内编织出了一个巨大的茧。茧像是有生命一样慢慢律动着,像是人的心跳。
“装神弄鬼!”半藏紧皱眉头,他拉满了弓对着茧的中心射了一箭。
红线在巨大的冲击下裂开了口子,一个人型的东西似乎被惊动,它缓慢的从红线编织的茧中向外爬。
那是一个如红线般鲜红的恶鬼。
那是他的源氏。
“哥哥”看到眼前的半藏,恶鬼咧开带着獠牙的嘴露出一个微笑。他像小时候一样张开手臂向很久未见的兄长索求一个拥抱。
“你不是源氏!源氏他早就死了,你不过是一个伪装成他的恶鬼!”半藏不由分说的对着恶鬼拉满了弓,箭在弦上蓄势待发。
“哥哥……你还要杀我一次吗?”源氏放下了手臂,他表情哀伤的站在茧旁。
“我说了你不是我的源氏!”半藏一箭冲着源氏的心窝射去,源氏慌忙躲开,眼中带着和当年如出一辙的不可置信。
“我以为你会有改变,半藏,你依然是如此冰冷自私!”恶鬼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容,他以极快的速度闪到半藏身前,刀与弓相撞迸擦出火花,半藏狠狠的用力将源氏甩到了墙上。
“哥哥,我以为你爱着我,就像我深爱着你一样!”恶鬼源氏一个飞跃,踏着红线从上方狠狠的一刀劈下,半藏急忙翻滚躲避。
“你闭嘴!你不配提及他的感情!”被戳到痛处的半藏用弓打向源氏的脖子,被他一个后跳闪开。
“哈!半藏,你要逃避到什么时候?”恶鬼源氏再次冲了过来,这次半藏被打飞了出去撞在了茧上,红线被冲撞的不停颤动。
“我从未逃避我的罪孽!而你,没有任何资格再提起我的弟弟!”半藏的眼神变得冰冷,就如当年一样,杀气将整个空气都凝结,恶鬼源氏笑的全缩成一团,他抹着笑出的眼泪继续嘲讽着“来啊,杀了我啊,再杀一次啊!把那个世上最爱你的弟弟再次抹杀啊!你这个罪无可赦之人!”
半藏一声咆哮,他一箭直指恶鬼眉心,源氏向后闪身却还是被带起的劲风擦到了脸。一个面具一样的东西应声而落。源氏直起身子,破损的半边恶鬼面具之下露出了人类的皮肤和源氏那清秀而帅气的面庞。
他的眼中闪着泪光,面具却依旧狰狞。
“哥哥,杀了我”他说。
半藏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的呆在了原地。
“哥哥,杀了我吧,这样你就不会痛苦了”源氏举起自己的手腕,上面的红线将半藏手腕上的红线也牵动了起来,层层叠叠的红线在山洞中盘杂着扭曲成一个又一个死结。
“斩了它哥哥就不会再心痛了”源氏牵着红线一步一步走向半藏身边。
“别再过了!你这个迷惑人心的恶鬼!”半藏猛的摇了摇脑袋,他讲自己的弓拉满毫不犹豫的射出了箭,但这次源氏并没有躲开。那一箭擦断了红线正中了源氏的心窝。

就如那天那般,源氏如同凋零的雀鸟一样倒地,鲜血如同羽毛一样散落满地。半藏的手紧紧的捏住弓箭,他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的情绪外露一分。
“哥哥,我喜欢你啊”源氏带上了满足的微笑。
“可是我想知道…..你喜欢过我吗?”
“闭嘴,你不是我的弟弟!不许在用他的身份说话!”半藏怒吼。
“啊,对啊……这才对啊…..你是骄傲的岛田半藏啊”
留下了无意义的话,源氏失去了生息。错综复杂的红线随着他的死亡渐渐消失,连同半藏手上的那一截一起,随着风消散,化成了尘土。

在红线彻底消失的那一刻,半藏忽然感到了一股锥心的痛,他捂住胸口大口喘息,但连绵的痛觉渐渐夺走了他的视线。他最终还是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红线彻底消失了,他与源氏的缘彻底断了。
是他亲手斩断的。
两次都是。

猛的起身,半藏抓紧身下的床单大口喘息,皎洁的月光照射在屋里,窗前的月亮仿佛近的触手可及。半藏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他在做梦,做了一个疼痛到窒息,却又悲伤到彻骨的梦。
梦中他再次杀死了自己的弟弟。不由自主的举起手腕,红线早已消失无踪,半藏扯出一个自嘲的微笑,胸口的隐隐地疼痛感挥之不去。
起身走到窗前,半藏凝视着窗外冷清的月光。又是一个霜降。
第二天一早,半藏早早启程赶往花村,这是他每年都必须要做的事情,生活依旧没有任何改变,但只是那天之后,半藏即使在梦里也没再见过那些纷乱的红线,错综复杂的结,和他的灵雀。

碎碎念:这点东西我写了三天啊三天!就发烧,发烧,发烧,烧!烧的我心烦意乱。不过这个不是悲剧,结要和缘一起看才是完整的故事,缘还没写。。。不过真的不是刀子!是糖!!划重点!是糖!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