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23333

show me the heaven you used to see

他不曾知晓8

忙于排位考试,然而还想摸鱼。

凌晨五点,当春日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子的时候莫里森准时起了床。他今天要去置办一些生活必需用品。虽然昨天去超市买了一些最基本的东西但这个家里差的还是太多了。铺好床被,莫里森换上了清爽的运动装准备先出门晨跑,毕竟大型百货超市都要九点以后才开门。
收拾妥当之后已经五点半,但居民区还是静悄悄的,大部分的人还在梦乡,莫里森享受这种在无人的街道慢跑的感觉,然后他遇到了同样出来晨练的半藏。
“早上好,半藏先生”莫里森微笑着打了招呼。
“早上好”这么早竟让能看到人让半藏很惊讶,两人干脆结伴跑步。

“半藏先生一直都晨练的吗?”莫里森调节自己的呼吸不想因为说话而岔气。
“是,我自幼就有晨练的喜欢”半藏回答,莫里森打量了一下半藏紧身的运动短袖下结实的肌肉,这确实是长年运动的人才会拥有的体格。
“莫里森先生你呢?”半藏反问。
“我以前在部队服役,久而久之就习惯了,早晨不跑一下就觉得没有完成任务”
半藏了然的点头,毕竟旧习难改。

两人都不是什么健谈的人,经过最基本的寒暄之后就沉默的绕着住宅区跑了一整圈,等到早上六点半两人才回到家门口。
“我要去给源氏做饭了”半藏在家门口和莫里森告别。
“我也要回去做早饭了”莫里森跟半藏挥手,半藏点了一下头。
简短的告别之后莫里森回家脱掉被汗水浸透的运动衫准备洗个澡。

温热的水将湿粘的汗液冲掉的感觉十分舒爽,然后莫里森站在淋雨底下盯着自己的洗发水整整五分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其实瓶子里装的是脱毛膏的感觉。
“奇怪,明明是我昨天亲自买的洗发水,没有理由怀疑它是脱毛膏啊……”再次仔细的阅读瓶子上的单词,甚至挤出来一点闻它的味道,莫里森反反复复的确认他手里的确实是洗发水之后带着满腔的疑问把洗发水挤在了头上。确实是洗发水没有错,顶着一头泡泡的莫里森放心的舒了一口气。“我放心什么……?脱毛膏?”莫里森总觉得曾经发生过有人把他的洗发水换成脱毛膏这种事,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算了,应该是新兵的时候谁的玩笑吧”擦干净身体,莫里森对着镜子整理发际线不太美好的白发。可如果真的有人用脱毛膏开了玩笑的话一定会非常刻骨铭心,绝不会轻易忘记的。
“难道是因为最近有点脱发所以潜意识很害怕?”莫里森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发际线,他打算今天顺便去买个生发剂。

哈娜和法拉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们喝过安吉拉的药之后对早餐失去了兴趣,就连吞口水嘴里都带着那冒着紫光的绿色粘稠液体的味道。她们比莫里森早来到这里几天,所以电视和网络都已经早早办好了。
“法拉姐,我们真的就要在家呆一整天吗?”哈娜对早间新闻不感兴趣。
“毕竟安吉拉让我看着你们,不过你要是想买东西或者外出的话我可以陪着你,当然去见莫里森也是。”法拉理解哈娜不想呆在家无所事事的心情,要是安吉拉把她忘了她绝对比哈娜表现的更激动。
“可是我没有什么理由去见我爸,毕竟他都不认识我了,我过去也是添麻烦。”哈娜没落的看向街道对面和毒蘑菇一个配色的房子,然后她手中一沉。
“吃吧,你爸做的饼干”法拉把莫里森的饼干放在了哈娜手里。
“谢谢……”哈娜抓着包装袋没有任何动作,她扁着嘴似乎不知如何下口。
“不吃吗?”
“不是,就是觉得不管现在吃什么都是苦的……”哈娜叹气,法拉觉得她说的原因并不只是因为喝了安吉拉那带着毁灭性味道的药。
“那等你想吃的时候再说吧,不要放坏了”法拉摸了摸哈娜的头,虽然一个小不点摸另一个小不点的头让人觉得搞笑,但哈娜还是觉得自己被温暖到了。即使体型改变,法拉本质上还是那个靠得住的成人。
两人继续看早间新闻。

瑞破早上被安吉拉吼过之后也不见关了壁炉,他还在壁炉旁边抱胸坐着似乎在聚精会神的观察火焰燃烧。当法拉和哈娜的早间新闻都看完了时他才有点动静。
“瑞破你不能出去!”法拉一个箭步挡在了想要开门的瑞破面前。
“让开”瑞破语气不善,哈娜从窗户看到莫里森似乎要出门。
“不行!”哈娜也挡了过去“不能让你出去,你出去一定会引起骚动的!”
“昨晚是哪个惹的麻烦?”瑞破翻旧帐。
“昨晚确实是我的错!但是你还是不能出去!你连头都没有出去别说吓到我爸什么的,引来驱魔师我们谁都别想好过!”被安吉拉训斥过的哈娜已经不会头脑发热了。
看起来极其不服的样子,瑞破“切”了一声还是松开了门把手,法拉和哈娜都惊呆了,那个黑森林里无法无天的谐星瑞破竟然学会妥协了!她们都准备好用暴力解决问题来着。
“等女巫回来通知我,我有事情要跟她说”用命令的姿态留下这句话,瑞破化成烟雾消失在了两人面前。
“呃…….嗯?”哈娜歪头看法拉“他人呢?”
“位移用的法术,应该是传送到哪去了吧”法拉四处观察“反正他没出屋子”
“我果然弄不明白瑞破”
“能大概明白他的人估计只有莫里森了吧”法拉嘟囔了一句。
“所以我爸和他究竟什么关系?他不是讨厌我爸的吗?”哈娜非常不明白,但她觉得自己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这个我没法说,也许等到莫里森恢复记忆之后你可以去问他。”法拉耸肩
“唉……爸爸要是早点能恢复记忆就好了”哈娜又开始叹气。
正想要继续安慰哈娜,法拉余光忽然看到街对面的莫里森从车库里开出了一辆老爷车。
“魔法连驾照都可以伪造的吗?”她瞪大了眼睛。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