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23333

show me the heaven you used to see

他不曾知晓6

今天因为太开心了双更(一章也没多少字)就很开心!超开心!剧情进展的比较慢所以我也不知道会写多久,不过肯定是特别傻白甜就对了!法拉没出场就不打双飞tag了

敷上了冰块的少年看起来好受了很多,但脸还是皱成一团,中年男人揉着他的脑袋叹气。
“对不起……”哈娜远远的站在角落里。
“没事没事,我头很铁,扛得住!”少年拿着冰块坐起来对着哈娜的方向摆了摆手表示自己真的没事。
“又说混账话!”中年男人揪了一把手下的绿毛。
“嗷!哥哥你这是虐待!”少年疼的直接跳了起来。

“所以你们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看到对方确实没大碍安吉拉微笑着做到了沙发对面,她翘起腿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面颇有大姐头的风范,看到屋子的主人做出了这样压迫性的姿态,少年跑到沙发后面站的笔挺,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直起身子,两个人生生把气氛弄的像黑道交易现场,可惜他们身后的打手一个脸上印着门印子,一个脑袋上套着垃圾桶,实在是让人严肃不起来。
“既然如此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你们不是人类吧”
男人的话音刚落,周围的空气像是被凝结了一般,瑞破把手伸进披风里按住了霰弹枪,绿头发少年的眼神也变的锐利,一场战斗简直一触即发。
“所以呢?”女巫依旧从容不迫,她的笑容加深,只是笑容里失去了温柔。
“所以你们应该知道规矩”男人的眼神也变得凶狠。
“这是你的地盘?”
这次还未等男人说话,少年用拉长的音调和加粗的声音调侃似的吼了一句“大哥!”哈娜一不小心笑了出来。
“咳,不是,抱歉,刚才的气氛一不小心犯了职业病”男人偏过脸假咳了一下掩饰自己的尴尬。
“其实我们过来就是为了确认一下新来的邻居,毕竟住在人界有各种各样的规矩,引来驱魔人的话一切都会变的很麻烦,这点我想你也是知道的”男人的语气缓和了很多没有刚才的咄咄逼人。
“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岛田半藏,这是我弟弟岛田源氏,我们是日本过来的邪鬼”为了表示诚意半藏还现了原形,源氏莫名的吹了个口哨然后被半藏狠狠瞪了一眼。
“我叫安吉拉·齐格勒,是黑森林里的女巫”确认对方确实不是来砸场子的,安吉拉也缓和了气势,她礼貌的和半藏握手。
“我们过来是为了对面那个男人,我想你也见过了”
“杰克·莫里森?”
“是的,他是一个被封印了力量忘记了一切的吸血鬼,具体事情不方便细说,在他恢复之前我们会一直在这里住下去,人界的规矩自然也会遵守”
“你能保证他没有威胁?”半藏质疑,毕竟他对吸血鬼这种生物没有任何好印象。
“日本的邪鬼不也是一个道理吗?”女巫轻笑,语言中透露着对半藏的不满。
“是我逾越了,不过我只想确认一下,毕竟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岛田先生还真是谨慎”
“彼此彼此”

放松下来的哈娜对两个大人绕弯子互怼并不感兴趣,她打量起同样在走神的源氏。感受到她的目光,源氏对哈娜挑眉。哈娜灵机一动做了个夸张的鬼脸,源氏不服输的也做了一个却忘了自己的脸刚被门打过,一时间疼的呲牙咧嘴。
哈娜捂着嘴无声的大笑,安吉拉一个威胁的眼神扫了过来,她瞬间控制表情安静如鸡,这回是源氏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好了,既然是个误会的话我们以后就友好的相处吧”看起来谈话进行的还算顺利,安吉拉伸出了手。
“以后就请多指教了,女巫”半藏也伸出了手,两个握手的人对视,空气中仿佛迸发着火花。
“她—也—是—混—黑—道—的—吗!”源氏跟哈娜比口型,哈娜拼命摇头。
“好—像—大—姐—头—”认出源氏的口型,哈娜用力点了点头。

“还没介绍过,这个是小火龙宋哈娜,带着垃圾桶的是无头骑士瑞破,还有一个恶灵现在因为魔力缺乏症在休息”
被点名的哈娜瞬间立正,瑞破似乎才意识到他脑袋上戴着的是垃圾桶,他抓起垃圾桶想要使劲摔在地上。
“你敢摔一下我就把你扔进垃圾桶”女巫带着冰冷的笑把魔杖点在瑞破胸口,源氏发誓他刚才听见了破空声。
瑞破默默把垃圾桶又带了回去。
“就是这样”安吉拉微笑着回过身,源氏已经把看起来很温柔的安吉拉列为了危险人物表的第一位。
“看来我们来的并不是时候,不过很高兴见到你们”从刚才的对话半藏就发现女巫的心情非常糟糕,不过礼仪还是要到位。“我们先回去了,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尽管跟我说,毕竟我在这里也住了很多年了”
“那就先谢谢岛田先生了,让我们好好相处吧”这句话倒是真心的。
“晚安”半藏拽着源氏离开了安吉拉的家,回去的路上,源氏忍不住发问。
“哥哥你不生气吗?”
“他们不惹麻烦我们也不必要给自己添麻烦”
“也是……不过很久没看到邪恶生物了啊”源氏感叹“我以后可以去找他们玩嘛?”
“只要你不惹麻烦”半藏叹气。
“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源氏扑在半藏怀里磨蹭结果碰到了脸上的门印子差点疼出了眼泪。
“回去先擦药吧”半藏无奈的揉了揉怀里的绿脑袋。

评论(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