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23333

show me the heaven you used to see

他不曾知晓4

开心!愉快!岛田兄弟终于登场了!魔力缺乏症的小鸡仔www

隔壁家的房子带有很强的生活气息,看来主人已经在这里住了很难长一段时间了。门前的草坪上种了一棵樱桃树,两边还有蓝莓和一些蔬菜。几株被修剪得很好的盆栽放在门口两侧,整个房子散发着整洁和温馨的氛围,想着是不是房子的主人也是一位温柔的女性,莫里森敲开了房门。
“你好,我是杰克·莫里森,今天刚刚搬到隔壁,所以想来打个招呼希望没有打扰到你”莫里森露出真诚的微笑。
开门的是一个亚洲面孔的中年男人,他穿着笔挺的西装看起来才刚刚下班回家。整个人个人的感觉并不平和,反而很严肃,怎么看都有一种黑道大哥的感觉。
“看来不是很好相处”莫里森在心里想。
“你好,我是岛田半藏,欢迎搬过来”男人的反应比预想的要平和有礼的多,这倒是让莫里森有些吃惊。
“岛田…..先生?”莫里森有些不确定该如何称呼他的邻居。
“叫我半藏就行,我和我弟弟一起住,都姓岛田所以直接叫名字比较方便”男人露出一个微笑,他礼貌的和莫里森握了手。
“源氏,下来见客人!”半藏往门里喊了一声。
“抱歉,我弟弟比较随心所欲,要不要进来喝杯茶?”半藏礼貌的让人惊讶。
“不用了不用了,太麻烦了!我就是过来打个招呼……”太过客气的半藏反而让莫里森有些不知所措。
“哥哥?”懒洋洋的声音从半藏身后传来,一个满头绿毛的少年打着哈欠露了头,看起来才刚刚睡醒。
“源氏!”半藏训斥源氏的无礼。
“我叫岛田源氏,是半藏的弟弟,以后请多指教!”忽略了兄长的训斥,源氏嬉笑着挤到莫里森面前和他握手。
“哇!这个饼干是给我们的吗?”源氏发现了莫里森手中的精美小饼干,他显得非常开心。
“源氏!”半藏皱紧了眉头更严肃的叫了源氏的名字。
“没事的,这个饼干本来就是给你们的,就是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
“哇!莫里森你真的太客气了!谢谢你,我超喜欢点心的!”源氏接过饼干,像是拿到了奖励糖果的小孩子,半藏在一边不住的叹气。
“抱歉,我弟弟太随心所欲了”他捏了捏眉心。
“不不不,有活力也挺好的”莫里森觉得这一个严肃一个活泼的兄弟俩也挺有意思的,明明性格差距很大却还能和谐的住在一起。
“天色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了”邻居也见了,招呼也打了,莫里森决定回家。
“明天见。”
“对了,有个问题想问你”即将转身的时候,半藏忽然叫住了他,源氏抱着饼干笑的像个猫咪。
“什么事?”莫里森疑惑地回头
“对面的那栋白色房子里的人是和你一起搬进来的吗?”
“不,不是的,但是她们也刚刚搬过来不久”莫里森如实回答。
“是吗,谢谢你,因为没见过那家人所以想什么时候去拜访一下”半藏看着那栋爬满爬山虎的白色小楼若有所思。
“总之谢谢你,以后请多指教。”
莫里森觉得半藏真的是礼貌过头了,他甚至觉得自己对半藏的第一印象实在是太过失礼了。
“以后就要在这里生活了,邻居们也都是好人”如果忽略对自己抱有莫名敌意的小女孩的话。
“以后的生活一定会平和有美好”莫里森站在家门口像个老大爷一样对着夕阳感叹。

哈娜抱着莫里森的饼干盯着对面像个毒蘑菇的房子发呆,吐槽老爹审美的同时又对莫里森根本就不认识自己这件事感到由衷的忧伤,安吉拉拿着账本抱头在桌子上写着什么。她来到人界用掉了自己不少的积蓄,估计明天就要去找工作不然一家人都吃不上饭。虽然瑞破有的是钱不过安吉拉可一点都不想欠瑞破人情。
看了一下自己这边的人员配置,没成年的小火龙哈娜,根本没法维持成人形态的法拉,连头都没有的瑞破。神通广大的女巫第一次感受到了心累,这一屋子只有她一个人能去赚钱。她现在已经想好了,等莫里森恢复之后她一定要好好的敲他一笔,包括哈娜的抚养费。

瑞破抱胸一言不发,他今天安静的过分,即使莫里森来串门他也不为所动。
“只要不想搞事情怎样都好”女巫叹息把自己埋回了账本里。
正当大家各怀心事的发呆时瑞破看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沙发上缓缓飘了出来
“女巫,你的鸡崽好像不太对劲”
“嗯?”
先是被瑞破正常的语气惊讶了一下,女巫立刻回头去看刚才就在沙发上没动静的法拉。只见法拉的脑袋垂在沙发扶手上瘫成一条,翅膀从沙发上耷拉到地上,整个人像一只死鸡。
“法拉!!!”安吉拉扔下账本扑到沙发前。
“回去!快回去!”她用魔杖把那团飘出去的东西往回按。
“安吉拉?”像只死鸡的法拉有了一点反应。
“你的魔力缺乏症这么厉害怎么不和我说!”安吉拉心疼的把法拉抱在怀里,法拉顺势环住安吉拉的腰把头靠在她的胸前。
“都是我不好,我应该早点注意到的,你今天一直没怎么说话我竟然没觉得不对,对不起……”安吉拉自责的几乎落泪。
“我想保护安吉拉,不想给你添麻烦”法拉把脸往女巫胸前埋了埋。
“可是安吉拉很厉害,不需要我的保护,我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法拉的声音听起来非常虚弱,这让安吉拉更心疼了。
“你是不是笨蛋!你没事比什么都强!我现在就给你熬药,你去床上休息!”安吉拉抱起半死不活的法拉快步向卧室走去,听到动静的哈娜有点担心的回过头,瑞破整个人都背了过去。

“安吉拉”女巫把小鸡崽安置在床上准备去熬药却被抓住了衣角。
“我不想你走”圆圆的脸上带着可怜兮兮的表情,用软糯的声音撒娇的法拉差点把安吉拉的鼻血萌出来。
“不,你先休息!”安吉拉捂住鼻子不想看卖萌的鸡崽。
“那安吉拉能不能给我一个晚安吻?”
安吉拉想把这一幕用魔法录下来一天看三遍。
安吉拉掀起法拉额头的碎发在她的头上亲了一下然后红着脸无视法拉不满的表情快步走去了厨房。这个魔力缺乏症无论如何都要赶紧治好,从各种方面都是!
“你知道我不想要这个”法拉的视线跟随着安吉拉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到,她调整了一下身体里剩余的魔力然后悲伤的叹了口气。
“还是等到情况好一些再说吧”她把头埋进了枕头里。

评论(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