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23333

show me the heaven you used to see

他不曾知晓3

我就是写的贼开心!超开心!没人看也开心!下一章岛田兄弟出场!还有解释法拉变成小孩子的原因!好多好多的剧情想要写出来!!!

“他的愿望是像人类一样生活,我们是不是不要过多干涉的好”安吉拉久久注视着早已不见莫里森的街角。
“为什么啊!”哈娜全缩成一团,眼泪还在大滴大滴的往下掉。
“是因为我总惹爸爸生气所以他不要我了吗”
“哈娜,你先冷静一下,应该不是的”安吉拉试图安慰情绪失控的哈娜。
“雨中的古老巫女只聆听愿望,她不会让许愿的人过多考虑,莫里森估计是被巫女的咒术蛊惑了”
“可是为什么爸爸会想过人类的生活啊!作为邪恶生物不好吗!是我哪里做的不对才让爸爸有这个想法吗的!”哈娜把过错全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哈娜……”安吉拉不由得摸了摸她的头。
“一定有什么别的原因的,莫里森很爱你,如果不是因为咒术他绝对不会抛下你。我相信即使他失去了记忆依然会关心你的”
“真的吗?”小火龙抬起了一点脑袋。
“相信你爸爸”安吉拉露出了安慰性的微笑。

一直沉迷搞事的瑞破在听了安吉拉那句“多接触会使他尽快恢复力量”之后就一直一言不发,似乎在思考什么。
“瑞破?”安吉拉担心的叫了一声,今天的瑞破正经的让人心慌。
“我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还想作为人类生活”瑞破坐在椅子上,空洞的领口燃烧着橘色火焰,他的身子微微侧向窗子就像是看着窗外一样。
“那个童子军还是那么天真”瑞破的语气中带着嘲笑。
“他永远也学不会教训”
安吉拉不知道如何搭话,她知道这两人在还是人类的时候就有很深的纠葛,但其中错综复杂的感情她无法理解,也不能插手。
“女巫”瑞破转回了身子。
“只要我们多接触他封印就会尽快解开了吧”
“我只是在陈述一种可能性”瑞破无礼的语气让安吉拉皱起了眉头。
“而且我们不能干涉人类,不然会把还在人界的驱魔师们引过来我们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不会的,我自有分寸”
女巫投来了疑惑的眼神,她根本不相信瑞破有分寸这种东西。
“对了,还没问瑞破你那么着急我爸干什么?”被安吉拉的话安抚了的哈娜疑惑的发问。
“你不是讨厌我爸爸吗?还天天找他麻烦,现在怎么忽然这么着急?”
“因为只有他知道我的头在哪”瑞破给出了一个让在座的各位都震惊的回答。
“瑞破你竟然是有头的吗!”见多识广的女巫都惊讶的捂住了嘴。
“Die!”瑞破恶狠狠的说。

莫里森回到家开始烹饪食材,现在时间还不到晚饭的时候于是他就用烤箱烤了一些很拿手的小饼干,虽然不记得自己的烹饪技能是从哪学来的,但这个技能正好用在和邻居打好关系上。
金色的饼干散发着奶油的芳香,当从烤箱中取出的那一刻,扩散的香气让莫里森也不由的闭起眼睛深深吸了一口。他对自己的作品非常的满意。等饼干的温度降下来,莫里森用在超市买的小袋子分了几份装起来,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就像是精美礼品店的橱窗里摆放的点心一样。
“他们应该会喜欢吧”莫里森看着饼干摸了摸下巴。
之后就是见邻居的着装问题,因为服役的原因莫里森的脸上有两道狰狞的伤疤,他皱着眉头对着镜子左看右看非常担心自己的样子会吓到邻居们,但是带着面具估计又会被当成可疑人物处理。被枪低着脑袋都没怕过的莫里森这时候竟然因为见邻居而胆怯了。
磨蹭到饼干都凉透了,莫里森一脸局促的穿着正装捧着饼干来到了屋子外面,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马路对面的那栋爬满爬山虎的白色小房子。
在门前站定咽了口口水,莫里森敲响了房门。
“谁啊?”年轻女性的声音传来,一位看起来极其温柔的金发女性打开了门。
“你好,我是新来的住户杰克·莫里森,我就住在你家对面……所以想来打个招呼,希望没有打扰到你。对了我还做了一些饼干,如果不嫌弃的话你可以尝尝。”莫里森觉得自己在战场上也没有比现在紧张过,好在面前的金发女人没有对他的脸感到害怕。
“我叫安吉拉·齐格勒,也刚搬来不久,很高兴见到你”安吉拉微笑着和莫里森握了手,莫里森忐忑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些,还想说些什么,两个脑袋从门后挤了出来。
深色皮肤的短发女孩面无表情,旁边亚洲面孔的女孩子看起来又委屈又生气,两颊都气鼓鼓的,两人的忽然出现让莫里森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局促不安的看了看周围。
“抱歉,他们才刚刚到这里有些水土不服,并不是在对你生气”安吉拉笑的像个天使,她将法拉和哈娜推到了莫里森面前。
“这是法芮尔,这是宋哈娜,都是朋友寄养在我这的孩子”
法拉算是友好的打了招呼,哈娜却还是气鼓鼓的看着莫里森。莫里森尴尬的笑着把饼干递了过去。
“呃……你喜欢饼干吗?”
为了防止气氛进一步尴尬,安吉拉接过了饼干和莫里森聊了几句家常话,法拉的手变成爪子的模样紧紧扣住哈娜的手腕,生怕她忍不住一口龙息把她的老爹喷死了。
“那以后请多关照,明天见”
“这边也是,明天见。”
就像是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莫里森长吁一口气快步离开了白色的房子,他甚至能感觉到那个叫做宋哈娜的小孩子视线依然黏在他的身上。
“我惹到她了吗?”莫里森疑惑的摸了摸脸。
“小孩子的心思真难懂……”莫里森感到了深深的疲惫,为什么和邻居打招呼都这么困难。然而他的任务还没有结束,莫里森任命的迈开沉重的步伐向下一个邻居家走去。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