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23333

show me the heaven you used to see

交错(下)

藏源,双源氏半藏只出现在对话里ooc。终于写完了心好累。。。。。。我好想吃粮。。。。。。

“那你姓什么?”
这个问题倒是难住了源氏,他又不可能说自己就是岛田源氏只好含糊的说“我的姓很久以前就没有了,现在已经不记得”
被半藏杀死一次,脱离岛田家族,在禅雅塔那里重获新生。虽说不可以舍弃自己的姓氏,但他也没算说谎。
“诶,这样啊……我叫岛田源氏,源氏你好,初次见面”小源氏带着调皮的微笑装着大人的样子一本正经的对源氏伸出了手。
心中一瞬间闪过了许多东西,有很多想要说的话,但到了嘴边却不知道如何说出来。看着幼时自己清澈的眼睛,源氏心中五味陈杂。“…….初次见面”源氏用已经机械化了的手握住了幼时自己仍然柔软温暖的手。

不是没有想过如果回到过去或者见到过去的自己应该如何,他觉得自己一定有很多话要对过去的自己说来避免一些悔不当初的事情,但当过去的自己就在面前时源氏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什么都无法改变,也什么都不想改变。眼前调皮的幼雀迟早也会经历苦难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大人,那些无法被改变的过去是他能够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人的必经之路。幼雀必须自己成长才能最终翱翔,即使这条路几乎要了他的命他也得自己挣扎着活下去。
“所以这里是哪里?”小源氏终于问到了重点,他把源氏从复杂的心情中唤回。
“这里是守望先锋”
“守望先锋?”
“嗯,一个正义的组织,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英雄,我们要为保护无辜的人民而奋斗。”
“哇!听起来好棒!”小源氏跳了起来。
“我可以参观一下基地吗!我从小就想要参观正义的英雄的基地!”幼雀的双瞳中闪烁着星光,源氏在面甲后面露出微笑,他非常清楚自己当年向往正义超人的那份心情。
“当然可以,不过不要乱动东西”正因为太过清楚自己,源氏还是提前嘱咐了一句。
“我知道了!机器人哥哥!”小源氏拍胸脯答应“我绝对不会乱动东西的!”
“叫我源氏就好,而且我不是机器人….”源氏牵起了小源氏的手带着他向托比昂的仓库出发,他很明白自己小时候对机器人和武器有多感兴趣。
“可是我也叫源氏,这么叫感觉好奇怪啊”源氏挠挠头“而且哥哥你不是智械吗?怎么看都像啊。”
“我不是智械,我曾经是个人类”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源氏卸掉了自己的面甲露出了布满刀伤的脸。
“哇!原来你是个大叔!”小源氏狠狠的伤了源氏的心,源氏无奈的捂胸口。
“大叔你是怎么弄成这样的?”这幅样子自然勾起了小源氏的好奇,源氏依然没从那句“大叔”里回过神来。
“大叔?对不起!要是不能说的话那我就不问了……”看着源氏发呆的样子小源氏觉得自己的这个问题可能揭了别人伤疤,他立刻跟源氏道歉。
“没什么,就是被叫大叔有点不习惯……这个伤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他揉了揉小源氏一头柔软的绿毛安慰他。
“我小的时候和哥哥起了一些冲突,然后哥哥几乎杀了我,我就成了这幅样子”回想起了当时半藏的表情,源氏勾起一个淡得几乎看不见的微笑,那句话到他死都没能够说出口,于是也再也没有机会了。
“哇!你的哥哥好狠心啊……我也有个哥哥,虽然严肃又死板但他还是很心疼我的!”说着小源氏还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
“你的哥哥几乎杀了你,你恨他吗?”
“当然恨啊,最开始的时候我恨不得杀了他,恨不得让他也体会一下我的痛苦。我最无法接受自己这幅人不人机器不机器的样子在仇恨中渡过了很长一段痛苦的时光”源氏回忆着当年在暗影守望时极端的自己。
“那现在呢?”小源氏握着源氏手的力道加重了。
“现在已经不恨了”源氏这次终于把微笑露在了脸上。
“为什么?”
“你希望我继续恨我哥哥吗?”源氏忽然发问。
“诶?我……我不知道…..我哥哥要是几乎杀了我我也一定会恨他….可是我又不知道…..他是我的哥哥啊….我很喜欢他…..我不知道怎么才能一边喜欢他一边恨他啊……”小源氏单纯的世界里第一次出现了如此复杂的事情,这让他非常困惑,纠结的表情甚至让源氏有了欺负小孩的罪恶感。
“所以我已经不恨了”
“诶?”小源氏一脸惊讶
“看到哥哥的那一刻我就已经不再恨他了。”
“仇恨是那么容易放下的东西吗?我看哥哥和父亲每次提起仇家脸都变成吃人的鬼了!”小源氏做鬼脸模仿半藏生气的表情成功让源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因为他也在痛苦中挣扎着,杀死自己的弟弟让他比我还要痛苦千百倍。”源氏想起了半藏跪在龙头蛇尾的挂画前祭奠自己的表情“看到那个人会露出那样的表情我忽然就恨不起来了,我原谅了他,更希望他能原谅自己。”
“哦……”小源氏还是一脸困惑“他既然会后悔会痛苦的话为什么还要杀了你呢?大人的世界真是难懂”
“所以慢点长大吧”源氏非常非常轻的说,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但小源氏还是听见了。
“你还是第一个让我慢点长的的人,大叔你真奇怪”
“但是我很喜欢!”小源氏脸上的笑容如同盛夏的阳光,纯洁无瑕,璀璨夺目。

两人去了托比昂的仓库,安吉拉的实验室,还去安娜那里要了糖吃,时间一晃就到了黄昏。
“哇,已经这么晚了,哥哥肯定又要生我的气了!”小源氏和源氏坐在基地的高台上俯视着窗外一片银白。
“你喜欢哥哥吗?”源氏的视线在那片银白的某处,他并没有直视小源氏。
“我当然喜欢哥哥啊!哥哥虽然经常教训我但是他其实超温柔的,别看他平时天天板着脸说话也那么凶,可是他哄我睡觉时候的声音超级温柔!特别好听!他以前还和我一起跑出去掏过鸟窝!虽然被父亲训斥之后他就再也不和我玩了”小源氏往嘴里扔了一颗糖,说话有些嘟嘟囔囔。
“而且哥哥特别强,我受了什么欺负都可以去找哥哥,他一定会帮我出头!虽然他会说什么岛田家的人不能这么没出息之类的话但是我被人欺负了他一定是第一个赶过来的!而且我闯了祸的话他也会帮我收拾烂摊子”说到这里小源氏嘿嘿笑着摸了摸鼻子。
“我也知道这么不对,但是家里真的太死板了!”
“你呢?你喜欢你的哥哥吗?”小源氏反问。
“当然喜欢,我一直爱着他,当初爱得有多深就有多恨他,现在的话恨没有了,可我还是爱着他。”
“那你的哥哥也喜欢你吗?”
“我不知道……”源氏叹了一口气“他什么事都藏在心里不和别人说,他太会隐藏自己的情绪,就像是当年我也没想过他杀了我之后竟然会后悔……我的哥哥太难懂了。”
“诶,你的哥哥和我的哥哥好像啊,我哥哥也是一天天板着脸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有的时候我都会怀疑他是不是讨厌我……”小源氏的脸垮了下来。
“不过哥哥的性要是真的讨厌我就肯定不会像现在一样管我了!所以他肯定是喜欢我的!”小源氏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他又往嘴里塞了颗糖。
“真好啊…..”源氏微笑着感慨。
“当然!我的哥哥是世界第一好的哥哥!”小源氏骄傲的仰起头。
是啊,当初的我也是如此坚信,坚信他喜欢着我,坚信他不会真的下手,坚信着他是最好的,所以当死亡到来的那一刻才会那么绝望。直到冰冷的刀锋将肉体斩断,源氏才发觉他根本就不了解半藏。
可就算是如此他却依旧爱着。

温斯顿修好传送门的时候太阳的最后一缕余晖已经落下,小源氏恋恋不舍的站在传送门前拉着源氏的手。
“今天是我过得最开心的一天!我肯定不会忘记的!”小源氏紧紧拉着源氏的手不松开。
“我们以后还能再见面吗?”
“会的,等你长大了我们就能再次相见了”源氏笑的很温柔,他揉了揉小源氏的脑袋。
“那我走了!下次再见!”小源氏一步三回头的跨入了传送门。
“对了!源氏!”眼看小源氏就要消失在传送门后,源氏忽然叫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吗?”小源氏疑惑地回头。
“如果可以的话,告诉哥哥你爱他….”源氏的笑容带上了落寞,小源氏歪头不解。
“我肯定会和哥哥说的啦,但是为什么嘱咐我这个?”
“因为机会错过之后有些话就再也说不出口了……”源氏觉得这个理由其实小源氏并不会明白。
“我倒是觉得是大叔你想的太多了”小源氏挠了挠头“大人们就是喜欢想的那么多,机会是自己创造的啊,话什么的要说出来别人才明白,我觉得如果有必须要说的话那无论如何也应该说出来。”
源氏一下愣住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他反倒是被儿时的自己点醒了。
“这回我真的走了!再见喽!”说着小源氏跨入了花村那一片粉红中失去了踪影,传送门再次能量耗尽关闭,温斯顿拍了拍发呆的源氏,机械忍者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过了几天源氏开始收拾行李。
“你要去执行任务吗?”温斯顿下意识问了一句。
“不是,我要去找半藏”源氏摇头。

“有句以前没能说出口的话,这次我无论如何都想要告诉他。”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