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23333

show me the heaven you used to see

交错(上)

交错

藏源,ooc,穿越梗续写,双源,半藏全程没出现,但是是藏源。奇怪的东西在蠢蠢欲动…….我不想再写正剧了!我只想吃粮写傻白甜!!!这篇文章拖了至少两个月。。。。至少得写完。

结束了一天的任务源氏回到基地接受机体检查,路过温斯顿的房间的时候他看到了泄漏的电光和一声惨叫。
“温斯顿!怎么了!”源氏害怕朋友出什么意外立刻从虚掩的门中挤了进去。
“啊,源氏…..呃……其实我还好,就是在修理道具”温斯顿坐在秩序之光的传送门前扶了扶歪掉的眼睛,他身上的毛看起来被电流烧焦了一块。
“真的没问题吗?”机械忍者有些担心的问“需不需要我帮忙?”
“其实还好,不过你能来帮忙就再好不过了!”温斯顿从地上爬起来递给了源氏一个类似电流表的机器。
“秩序之光的传送门出了点问题没办法再进行目的性的传送,我正在试图修理,不然之后的模拟战会很辛苦”他一边调试连接在传送门上的电线一边解释。
“你帮我把电流调大点,不过要轻一些,不然就会被电击”温斯顿嘱咐。
“是这样吗?”源氏小心的扭动了手中的器械,传送门的周围环绕了一圈不详的蓝色电光。
“这样应该就可以了”温斯顿打量着传送门“根据我的数据分析再过30秒传送门应该就能正常运行了”
两个人一起围着传送门等待它重新运作,忽然传送门一阵扭曲,温斯顿大叫不好迅速放下防护罩将他和源氏与传送门隔离开。
预想中的爆炸并没有出现,传送门扭曲了一阵恢复了原样。原本暗淡的传送门重新启动散发着幽幽的蓝光,门中是花村,但又不一样。现在明明是寒冷的冬天,大雪已经覆盖了整个基地,但花村的早春樱花却还在盛放着,随着微风洋洋洒洒落下一片粉红的樱花雨。
“这个?”温斯顿好奇的凑近“这个门好像和其他的时间点连上了?”他推了推眼镜。
“这个是我小的时候的花村”源氏震惊的看着门内的场景,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认错自己幼时成长的地方。
“这样的话那就有意思了”温斯顿表现出了作为科学家的兴奋,他迅速钻进一大堆图纸里开始翻找。
“传送门与过去的时空相连……理论……..恢复的办法……..平行时空的可能性……时间悖论……”温斯顿开始说一些很难理解的东西,源氏仍然呆立在门前。
“我……我可以进去吗?”他不由得将心中所想说出口。
“理论上是可以的,但是我不建议你这么做。传送门的样子还不太稳定所提供的能量应该只能维持到太阳下山,回不来就太危险了。而且你的身体已经机械化,任何电流的干扰都可能让传送门崩溃,如果被卷入时空的漩涡你就回不来了。”温斯顿说的很严肃。
“我知道了,谢谢你”机械忍者的样子有些落寞,他定定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花村,过去的记忆回荡在脑海里。
“而且你也不能改变过去”温斯顿再次提醒“不然会发生连锁反应产生悖论,至于什么后果我也不清楚,但注定不是什么好事。”
“不会的”源氏摸了摸面甲“我已经接受了现在的我,而且我也喜欢现在的生活……我不会去改变什么。”
正说着,一团绿色的影子出现在了视野里。绿色的影子一头撞进了传送门正好扑在源氏怀里,源氏下意识的抱住了这团不速之客。
“你是谁啊!”怀中的少年看起来才十岁左右,一头绿色的头发极其显眼。明明到了陌生的环境还被机器人抓在怀里少年却完全不害怕,黝黑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周围。
“你们是什么邪恶组织吗?”少年问。

源氏觉得脑壳疼。
他太清楚扑在他怀里这个一头翠绿的少年是谁了,这就是年幼的自己啊。没人比他更明白他小时候到底有多调皮,源氏直接把小源氏提了起来还顺手摸走了他身上所有的手里剑。
“你们真的是邪恶组织!不要抓我来做实验!不然我哥哥会揍你们的!”小源氏终于有了害怕的意思,他开始在源氏手中挣扎。
“温斯顿!?”源氏求助的看向手忙脚乱的猩猩。
“你可以直接把他送回门里”话音刚落只见传送门再次扭曲,机器停止运行。传送门恢复了之前黯淡的样子,能量消耗比温斯顿计算的快得多。
在场的三个人陷入了沉默。

“温斯顿!!!”源氏抱着小源氏发带都炸起来了
“等等!应该有办法送他回去的!我马上处理!”温斯顿迅速坐在电脑前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这忽然的变故让他也慌的不行。
“放我下来你们这群坏蛋!”小源氏一直是被抓着腋下提起来的,他觉得这个姿势非常不舒服再加上不想被人抓住就开始拼命的蹬腿,扭动身体试图从源氏手里脱出来。
“要不你把他先放下?”温斯顿觉得拼命挣扎的小源氏有点可怜。
“不,只有这个做不到”源氏机械的声音都变得紧张起来,平常温和有礼貌的他像防贼一样防着小源氏。
“呃……好吧,不过他看起来不舒服……不如先让他安心一下?”温斯顿再次提议。
源氏思考了一下,他紧紧握住小源氏的手才把敢他放在地上,小源氏继续挣扎对源氏又踢又打。
“你们欺负我!我要告诉哥哥让他来制裁你们!”一不留神小源氏就已经眼泪汪汪眼看就要哭出来,温斯顿和源氏慌乱的不知如何是好连忙蹲下来安慰他。
“我们不是什么邪恶组织,你来到这里是个意外,我们一定会送你回去的!”温斯顿放轻语气。
“你们明明是邪恶组织!说人话的大猩猩和改造人都是邪恶组织的标配!动画里都是这么演的你们别想骗我!”小源氏气鼓鼓的,眼泪在眼眶里转啊转,温斯顿和源氏竟然无法反驳。
“源氏你认识他?”源氏的表现绝对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温斯顿小声的询问他。
“他是小时候的我……”源氏无奈的小声回答。
“绝对不能让他离开视线,他是个一刻都闲不住的闯祸精,要是让他在实验室乱跑你的所有研究都得泡汤,他也别想回去”
“你对童年的自己有很深的觉悟啊”温斯顿擦汗
“都是不能提及的荒唐过去……”源氏低下头表示惭愧。

看到旁边的两个人在说悄悄话,小源氏抹了一把眼泪偷偷打量起这个实验室。脏乱的实验室里堆满了各种图纸,中间门一样的结构上连着很多电线看起来很是危险,角落里堆着成山的花生酱。
“这就是科学怪人的巢穴没错了!”小源氏心说,还点了点头。然后满心正义的他一脚踢翻了温斯顿的白板。

“啊啊啊啊啊啊啊!”源氏又炸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温斯顿试图抢救满天乱飞的图纸。
“对不起温斯顿我带他出去!虽然非常对不起但是还请你帮忙修理传送门”源氏手忙脚乱的把小源氏抱在怀里“真的非常抱歉!”他对温斯顿鞠躬。
“这也不是你的错!传送门修好之后我会通知你的!我一定会想办法尽量快的送他回家!”温斯顿抱着图纸离小源氏远远的生怕这个熊孩子又干出什么。
“你要带我去哪!放开我!”小源氏死死扒住门框任源氏怎么拽都拽不下来。
“温斯顿你能把门框送给他吗!”源氏在门外朝里面喊。
“这个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吧!”温斯顿非常无奈的回答。
“那就得罪了!”
外面传来小源氏的一声惨叫,源氏在小源氏脑袋上敲了一下疼的小源氏松了手,源氏立刻抱起小源氏绝尘而去。
“你们这群坏蛋!”小源氏的叫声在走廊中回荡,温斯顿后怕的关上了门。

“好了,冷静一下”回到自己房间,源氏把门反锁,他把小源氏放在榻榻米上蹲下与他齐平。
“有什么问题可以尽管问,我们真的不是邪恶组织,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小源氏缩在榻榻米上抱紧了源氏的枕头。
“邪恶组织又不会说自己是坏人。”
“但邪恶组织都会承认他们是邪恶组织不是吗?我们不是邪恶组织,是正义的使者”
“那你要怎么证明你是正义的使者?”
源氏开始拼命回忆小时候最喜欢的特摄片。
“你等一下,我马上就能证明!”说着源氏单手掐腰一手上举。
“ドキドキ 変身!”绿色假面超人的面甲以极快的速度换上,虽然没有时间换全身但是这点骗骗小时候的自己也绝对够了。一大把年纪还玩这个足以让人感觉羞耻的抬不起头,源氏毫无羞耻感也只能说他从某种意义上也是厉害的不得了。
“哦哦哦!假面超人!正义的英雄!”小源氏瞬间成了星星眼,他把枕头一扔开始围着源氏打转。
“原来你也是假面超人的粉丝!”
“呃….你怎么不觉得我就是假面超人?”源氏开始感觉尴尬。
“因为假面超人的机甲和你的不一样”
“假面超人也会换衣服的啊”
“但是我看了全套假面超人,他变身的时候永远都是那套绿色的帅气机甲不可能换掉的!”小源氏双手掐腰挺直腰板。
“小时候的我怎么那么难糊弄”源氏不由得捂住了脸。
“但是我知道你不是坏人了!”
“嗯?”
“喜欢假面超人的人都是正义的伙伴,所以你肯定不是邪恶组织的人!”小源氏拍了拍机械忍者的肩膀。
“所以你现在是我的同伴了!”
源氏单手扶额脱力的蹲在地上,他实在不知道说小时候的自己什么好,是聪明呢还是说蠢好呢?有一瞬间他忽然明白了半藏一直以来的感受,源氏的心好累,他对自己感到好心累。

“所以你是谁?”确认了处境安全之后小源氏开始打量源氏的房间
“这把刀好帅气!”
“小心危险!别乱碰!”源氏瞬间一个闪身把小源氏手中的刀夺了过来。
“小气,我好歹也是习武长大的,刀什么的还是很熟悉的”小源氏抱胸撇嘴。
“咱们坐下来好好说话”源氏全身紧绷,生怕这个小祖宗又去乱碰什么东西。
“你还没回答我,你是谁?”小源氏坐在榻榻米上眼神像在审讯犯人。
“我是源氏”机械忍者乖乖正坐。
“诶!这么巧!我也叫源氏!”
“毕竟这个世界上重名的人很多”

TBC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