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23333

show me the heaven you used to see

骑士的本愿

骑士的本愿

双飞组,魅魔骑士au ooc,拖了很久,篇幅原因很多设定没写,不过觉得这样就好,我不适合写细腻的长篇,还是不满意但水平有限...希望大家谅解

魅魔从没想到骑士的本愿是什么

“光明女神在上,愿您赐予世人平静祥和,愿您给予我对抗黑暗的勇气。”圣骑士法芮尔在每天黄昏的时候都会去光明神殿祈祷,她是受人敬仰的圣骑士,女神的信徒,更是勇敢无畏的战士。因为心中有着对女神强烈的信仰所以她无所畏惧,所以她战无不胜。她是整个国家最锋利的剑,是国王最坚实的盾。
在她的守护下王国一片宁静祥和,她是受尽人民爱戴的英雄。

“所以越是这样的人堕落之后越是迷人啊”当太阳的最后一缕余晖消失在神殿的穹顶,魅魔安吉拉透过窗子偷偷的看着仍然跪在神像面前面色虔诚的法芮尔。
“我好想要她的灵魂啊,这样的灵魂染上黑色之后一定美味无比”魅魔轻轻的咬着手指“但我怎么才能让她堕落呢?”

万物都由欲望组成,就算是再节制的人心中也会有欲望产生,而魅魔最善于放大人们心中的欲望,用这份欲望引诱猎物签下契约堕入黑暗然后享受他们的灵魂。并不是没有将虔诚的圣骑士引下地狱过,安吉拉甚至有自信让天使堕天,但法芮尔却是一个极其棘手的存在。

这个圣骑士不是没有欲望,法芮尔心中最强烈的欲望就是见到光明女神,纯洁的让人惊讶。但这不是主要的问题,安吉拉曾经伪装成女神的神使用见到光明女神为条件引诱法芮尔签下契约,但是这个骑士丝毫不会动摇。
“这是我的坚持,抱歉”她当时只是回复了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之后安吉拉使出浑身解数都不能让她动摇分毫。
这个骑士的内心太过坚定,坚定到她所确信的事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改变。她想见到光明女神,但绝对不会借助他人的力量,就算是神使真的来接她,她也会用自己的力量飞去女神的神殿。

“如果我伪装成女神的话不就实现了这个愿望吗”安吉拉烦躁的甩尾巴“她不跟我签订契约怎么办”
正当她纠结的时候法芮尔已经结束了祷告准备开始巡逻。
“被她发现就糟糕了!”魅魔身影一闪隐藏进了黑暗之中。
“越棘手的猎物越有捕猎的价值,这个灵魂一定是我的!”她在浓稠的黑暗中舔了舔嘴角。

第二天黄昏,法芮尔按时来到了神殿中祷告,时间分毫不差,魅魔又出现在神殿旁边盯紧她的猎物。想了整整一晚上,魅魔觉得自己可以用一个欲望的实现来引出另一个欲望。人的欲望是永远也不会消失的,当一个欲望得到满足新的欲望又会生根发芽,这也是魔物与人类相生的根源。
“她一定会对光明女神许愿吧”魅魔摇身一变成了光明女神的模样。
“只要她许了愿灵魂就归我了,也不枉我为她的灵魂花了大价钱”安吉拉拿出带着金色光芒的瓶子,她将瓶子里的液体洒在身上,魅魔的气息被液体掩去甚至连女神的结界都能轻松穿过。这是她用莫里森的行踪和堕天使莱耶斯换来完全伪装成天神的好东西。

将自己的身型隐去,魅魔飞身坐到女神像的肩上,她翘着腿打量着下方低头认真祷告的法芮尔。湛蓝色的铠甲就像是她守护的这片天空,她将这片天空一丝不苟的穿在身上,带着光明女神羽翼的佩剑被放在右手边触手可及的地方,即使在祷告身体也一直处于最佳的攻击状态,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她都能第一时间做出应对。这样无懈可击的骑士让安吉拉只是观察便兴奋的不能自已。

“我忠诚的信徒啊,你的虔诚和努力感动了我所以我可以让你实现一个愿望。”安吉拉现身从女神像上飘下,她面容祥和身后的金色羽翼散发着温暖的光亮。纯白的长袍垂在身侧。她从高空带着圣光飘然而至,圣洁的连她自己都有那么一瞬间忘了自己其实是肮脏的魅魔。
安吉拉出现的一霎那,法拉的右手迅速抓住身边的佩剑,但看清安吉拉的脸后她紧绷的肌肉放松了。
几乎是带着痴迷的神情看着从天而降的女神,法拉单膝跪地将头低下行了一个标准而虔诚的骑士礼。
“不必如此多礼,抬头看着我”安吉拉对看不到法拉的脸感到不满,她俯下人勾起骑士的下巴,用极其平和的语调说“有你这样的信徒也是我的荣幸。”

安吉拉盯上法芮尔的另一个理由是她的脸。她很是英俊,但也并不缺少作为一名女性的柔和线条。常年的洗礼让她出落的高挑结实,这一切都让安吉拉深深的沉迷。她喜欢法芮尔英气的脸,喜欢她永远不变的坚定眼神。她喜欢优秀的人,因为她最喜欢看他们堕入黑暗的样子。

“你有什么愿望吗?”魅魔用女神的模样低语,声音中带着魅惑人心的魔力。
“我的愿望就是见到你,既然已经实现,我别无他求”法芮尔依然单膝跪地,她直视着安吉拉的眼睛,漆黑的瞳孔中倒映着她金色的身影。被这双眼睛注视着,安吉拉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的伪装已经被她看穿了,她微微偏头避开法拉的视线。
“我来此处就是为了实现你的愿望,随便什么都好,放心地说出来,我都可以帮你实现的”察觉到了自己的慌张,安吉拉迅速调整好状态又变回了那个高贵的女神。
“我毕生的愿望就是见到你,如今已经见到了,我已经别无他求”法芮尔垂下眼,这番话非常真诚,就连魅魔也无法确认这番话究竟是真是假。
“但如果你不许愿的话我就无法回去……”安吉拉也垂下眼,面上一片伤痛,但她只是在掩饰狡猾的神情。法芮尔表情依旧虔诚,但不为所动。
两人对视了一会,安吉拉心中的忐忑越来越浓,她甚至下意识的看了看身后想知道自己是否露出了什么马脚,她对自己的伪装很有信心,但在这个骑士的目光下安吉拉觉得一切邪恶都无处遁形。
“我现在真的没有什么愿望……也许以后会有,但现在硬想我也想不出来……”骑士看起来有些为难但总算是有些松动,安吉拉马上乘胜追击给自己争取机会。
“我可以留在你身边直到你想出愿望为止”
“这样真的可以吗?留在我这个卑微的骑士身边?”法芮尔看起来无比惊讶。
“当然,而且你不是卑微的骑士,你是我虔诚的信徒”安吉拉示意法芮尔起身。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直到你想出愿望。
“谨遵女神的指令”法拉又恭敬的行了礼“那就请女神和我一起回去吧”
法拉先行起身,她大步向神殿外走去,安吉拉飘在她的身后对成功潜伏在她身边这件事欣喜若狂。
“女神不会介意我的房间很简陋吧”神殿门口,法拉状似担心的询问了一句。
“不会介意的”安吉拉露出女神般慈祥的微笑。
“还有,不要叫我女神了”虽然称呼完全无所谓,但安吉拉就是想让法芮尔叫她的名字。“叫我安吉拉。”
“安吉拉?”法芮尔似乎不理解,但还是遵从的叫了她的名字,安吉拉这次发自内心的浅浅微笑了一下。
“对,叫我安吉拉。”

当月亮升起到最高空时,骑士已经进入梦乡。安吉拉现出原形在床边捧着脸看骑士睡着的样子面上带着疑惑。
“不对,太反常了”她摸了摸下巴。
“先不说对女神不称呼“您”这个问题,她改口也太快了,再怎么虔诚的人也不应该这么快就接受直呼女神姓名这件事吧,她真的不是在装傻?”魅魔可一点也不好骗,她们善于欺骗他人所以可以轻易的从任何细微的动作分辨出谎言,这也是她们几乎不会被消灭的原因。
“可是她没在说谎……不管是实现了愿望这件事还是别无所求这件事……这个骑士怎么那么难搞定”心中有气,安吉拉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她曲起指头在法芮尔的脑门上狠狠弹了一下,法芮尔瞬间弹了起来,她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貌似有些生气的女神。
“安吉拉怎么了?”
“你身为一个伟大的骑士怎么警惕性这么低?遇到危险怎么办?”安吉拉数落她。
“平时不会睡这么沉的,因为有安吉拉在我身边所以我很安心”骑士坐在床上柔和的笑,月光洒在她的身上给她镀了一层银白的纱,瞳孔中盛满了几乎溢出的温柔。
安吉拉觉得自己的心脏被狠狠击中了。
并不是没听过情话,比现在更浪漫的场景,更英俊的人她也不是没有经历过,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像眼前的骑士一样让她动心。安吉拉不由自主的红了脸,她捂住胸口试图平息那颗千百年来都没怎么跳动过的心脏。
“没想到你的嘴还挺甜的”
“我只是实话实说”
又是一次直击,安吉拉干脆扭过头去不再看这个骑士,她把自己异常的行为归咎于法芮尔强大又温柔,闪亮如同月光的灵魂。这么美丽的灵魂怎么可能不让喜欢美食的魅魔动心呢。
“算了,你继续睡吧,我不打扰你了”安吉拉坐在了窗台上,她看着月亮轻轻摇晃着双脚,法芮尔深深的凝视着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并不说话。
“你还要干嘛?”安吉拉被盯的不耐烦,她应该伪装成高贵的女神,但不知为什么,在骑士的目光下,安吉拉觉得那些高贵的伪装并没有任何意义,无论她的做派和女神如何不相符她的骑士也只会温柔的看着她。
“我叫法拉”正当安吉拉觉得她们可能要这么坐一晚上的时候骑士忽然开口了。
“嗯?”
“熟人都叫我法拉。”

互相交换了名字之后安吉拉有一种契约成立的满足感,但她并没有和法拉签订任何契约,自从遇到法拉之后这些波动的情感开始不受她的控制,这让她无比懊恼。
“我才是魅魔,我才是拥有主动权的那个!”安吉拉气恼的把自己埋进法拉的被子里,法拉的气息瞬间把她笼罩。
“这都一个月了这个傻骑士怎么还是无欲无求啊!”安吉拉变回魅魔在被单里翻滚把一丝不苟的床铺弄得乱七八糟。
这一个月里她不断的诱惑法拉想让她签订契约,无论是许诺光明,守护,还是财富,法拉都只会柔和的看着她然后一脸虔诚地说女神在我身边我已经别无所求之类的话。安吉拉欲哭无泪,她从没有见过如此无欲无求的人,她觉得法拉不应该当什么骑士,应该去东方当念经的和尚。
“你许个愿望会死吗?”安吉拉泄愤似的捶打着法拉的枕头。
“木头骑士!半点进展都没有!浪费我的时间!”
“安吉拉,我今天去集市你有什么想要的吗?”正当安吉拉祸害法拉的枕头时法拉推门而入。
“………嗯?安吉拉你没事吧”法拉有些担心的看着把自己裹进被单里只露出个头的安吉拉
“我没事,你帮我带一束水仙回来吧”
“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没事,你赶紧去巡逻吧!”
法拉狐疑的看了一眼异常的安吉拉但还是关门走了,安吉拉瞬间从被子里钻出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吓死我了……果然不能太大意,差点就被她看到原形了!”安吉拉觉得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
“奇怪,这些低级错误我不可能犯的啊,为什么在法拉面前就总是出错呢?要不要半途而废,感觉继续下去会很危险”安吉拉陷入了沉思。
“但是为了这个灵魂我付出了那么多,魅魔从不做亏本生意,我在努力一下吧”她叹了口气。

装作女神在法拉身边呆了一年,安吉拉都生出了就这么待着也不错的心思的时候机会终于来了。魔物入侵了法拉守护的王国,法拉作为圣骑士每天都战斗在最前线,但形式仍不容乐观。
“要许愿将它们驱逐吗?”恶魔又开始低语“你要守护不了你的国家了”
“我会用自己的力量将它们驱逐出去”法拉仍然摇头。
“即使你的力量不足?即使你守护的人民之后会恨你你仍然不想许愿吗?”安吉拉的语气变的强硬。
“不会许愿的,我也不会让王国沦陷的”骑士握紧了她的剑,安吉拉狠狠的咬牙控制自己几乎要爆发的情绪。
后来法拉真的做到了不让王国沦陷的诺言,但她自己却无法再支撑下去。魔物的鲜血中,法拉躺在安吉拉的腿上目光依旧柔和的看着她。
“你真的不后悔吗?年纪轻轻就这么死去”安吉拉莫名觉得有些悲伤,不是因为无法得到她的灵魂,而是单纯的不想让她死,她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的喜欢这个骑士。
“我说,如果许愿了的话我还能和你在一起吗?”法拉的话有些莫名其妙。
“你现在要许愿?”安吉拉应该高兴的,但她真的高兴不起来,魅魔最喜欢说谎,但现在她却不想说谎。
“我已经要死了,所以干脆就把灵魂给你吧”感受到安吉拉正在用魔力支撑自己流失的生命,法拉轻轻的抚上了安吉拉的脸认真的摩挲着。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恶魔的?”安吉拉看起来并不惊讶,她变回了原本的样子。高洁而慈祥的容貌褪去,妖艳取代了原来的气质。
“从一开始,你没有藏好自己的尾巴”法拉会想起了当时的情景不由得轻笑。
“那为什么不揭穿我?”
“因为我的本愿就是见到你啊”法拉深深凝视着安吉拉泛着紫色的瞳孔,如愿以偿的看到了惊讶。

曾经有一天魅魔拿到了一个珍惜的灵魂,因为她太高兴了所以就变成人类的样子跑到集市上去玩,还顺手给了一个哭泣的鼻涕小孩糖吃,但她从没想过恶魔无心的举动却让这个孩子记了一辈子。当时年幼的法拉刚刚失去母亲,而安吉拉和她送的糖果仿佛是一道光一样缓和了她的悲伤。再次见到安吉拉成了法拉一生的愿望,成为骑士也是为了安吉拉,信奉光明女神也是因为安吉拉,所以当安吉拉出现在她面前时,她的本愿就已经实现,不再有任何愿望也只是想让安吉拉留在她的身边。
“人类要比你们想象的狡猾的多”法拉缓缓闭上眼睛。
“我想要活下去”她的声音破碎在风中,安吉拉沉默了一会轻轻吻上了法拉的嘴唇。
“契约成立”

“英雄不朽,但要付出代价”安吉拉拿起了自己的魔杖。

安吉拉并没有吃掉法拉的灵魂,她久违的做了赔本买卖。
“所以你们真的会做永生这种赔本买卖?”签订了契约的法拉与安吉拉一起离开了人类的城镇,大家都以为她死了,整个王国一片哀伤。
“这不是永生,是我取走了死亡,失去死亡比永生更加可怕。”安吉拉摇头。
“有的时候我们会吃腻人类的灵魂,所以就想要找人取乐。失去了死亡的人刚一开始会很激动,很快乐,但时间久了他们就会被孤独与现实逼疯”魅魔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那些失去死亡的人挣扎着,祈求着却无法去死的样子真的是世界上最棒的娱乐了!所以失去死亡的你不后悔吗?”魅魔勾起嘴角看着法拉。
“我不会后悔,你在我的身边,所以我不会后悔。”法拉执起安吉拉的手在她的无名指上轻轻的落下了一个吻然后满意地看到身经百战的魅魔微微红了脸。

“因为你就是我的本愿。”

评论(11)

热度(67)